阿嬤的菜脯

老倒縮囉 你自嘲著
任身體被時間曬得更小
生活更鹹
水分來不及匯流成淚
就從每一個毛細孔蒸發

所有面目都陌生之後
就不再害怕遺忘了
只怕想起日子也曾是剔透如玉的樣子
蜷著身 你靜候那天

終於又被什麼充斥盈滿
你緩緩浮起 舒展而開
成一碗嗆喉的濃茶湯
祛寒
溫中
治誰風邪入體
一生涼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