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者:國立台灣大學醫學系二年級 陳劼敏

第71屆衛生大會首日周邊會議的開始,古特馬赫研究所 (Guttmacher Institute) 院長Ann Starrs介紹The Lancet發布的委員會工作報告,就目前發展停滯的性健康、生殖健康及權利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and Rights, SRHR) 議程作出規劃,提出一系列基本干預措施(interventions)。

報告中指出,要縮小性健康、生殖健康、生殖權利(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and Rights, SRHR)各國及執行層面的差距,需着眼於整體,重視每個人對自己的身體作出決定的權利,不受侮辱、歧視和脅迫,每個人都應獲得基本的性與生殖保健服務。

他提出,這當中令人失望與難過的是,縱然大部分人權團體可以認識到性與生殖權利的重要性,但大部分全球共識仍以狹隘的視角看待此議題。縱然通過許多國際會議與教育,各國政府已承諾致力在這一議題上投資。但效力低的政治承諾、資源的欠缺、對婦女和女童的持續歧視未減;部分國家在傳統文化與歷史限制下,不願公開和全面處理與性有關的問題,讓現況一再陷入僵局。

演講後,進行主題為「未來15年SRHR如何發展」的座談會,與談者除了院長,代表WHO的家庭、婦女、兒童和青少年事務助理總幹事Nono Simelala博士、孕產計劃年輕領導人Ankit Gupta、聯合國人口基金會執行長Dereje Wordofa

Nono Simelala博士提出報告中重要的部分在於提供了如何綜合社區參與(community engagement)及進行社會結構和規範的改良。她也舉出幾項必須優先實踐的行動,例如提供獲得安全墮胎服務的途徑,必要時放寬墮胎法律;研究少女與環境因子的複雜關係;青少年如何獲得有關性與生殖健康的信息和服務而不被歧視。為什麼我們在解決性健康、生殖健康、生殖權利上總是面臨如此多的挑戰?因為那從未結束。

聯合國人口基金會執行長提出,這一份報告在WHO的支持下,不應只停留在區域性(regional)的監督階段,而每個衛生部的執行長都必須參考這份報告。滿足性與生殖健康基本服務的困境之一,在於須符合醫學倫理和人權的標準,而各國對於此標準定義不一,因此必須讓國家認同SRHR中對於「性與健康的再定義」。他們必須知道,今天我們談性與生殖健康不僅僅是消除疾病、功能紊亂或身體虛弱,而是身體、情感、心理和社會福利的一種狀態

問答環節上,來自美國CARE的其中一位執事(board member)提問:應如何讓政策制定者願意負擔與實現這一報告

院長則提出社區參與(Community Engagement)具備潛能及影響力,媒體應被考量在這一框架底下,在資訊輕易取得的時代,社群媒體必須帶動正確資訊的流通,鼓勵人民共同提出訴求。人民扮演起步的力量,接著專家學者負責加速議程。在按照議程執行前需先考量區域性社會、文化差異,找出最大的挑戰。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已經在此計劃投注資金,要做的是將評估及量測清楚展示。

前WHO區域執行長矛頭直指WHO,十年前的action plan至今未實現,哪一項應可作為優先參考?WHO什麼時候才要把這份考量納入全球議程中?

Nono Simelala博士回應WHO已經有國家提出將這份報告執行的請求,目前預計從人口、社會形態、現有數據評估優先需要 (prioritized) 的國家執行。強調在進行資料數據蒐集時,應著重於「如果不改變,將產生什麼後果」,才得以讓制定政策者同意改革政策。民間社會團體及其他認識到推動 SRHR 所帶來效果的人,必須自主整合與跨部門工作,產生力量使政府對其承諾負責。

聯合國人口基金會補充,建議設立互相問責與監督制,對大多數國家而言,滿足這些服務的所有需求其實是負擔得起的。比如,報告中提到在發展中國家,每年人均 9 美元即可滿足女性對現代避孕用品的需求,以及向所有孕婦(包括流產、死胎、墮胎以及活產的孕婦)及新生兒提供世界衛生組織所建議的健康服務。

這場周邊會議獲得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博士 (Dr.Tedro) 全程與會及發表簡短談話。他以個人名義支持將SRHR作為全球協議、技術和實踐的準則,並分享WHO在提出《下一個五年-2019-2023工作規劃》時常被質疑目標是否實際。然而他強調,縱使一個計劃預計持續15年才能達到成效,但這是一份嶄新及有潛力的議程,我們必須努力實現(Let’s start Geneva launching & moving on)。

周邊會議結束前,主席再次勉勵與會人士擴大服務的覆蓋範圍,在資源與政策允許的情況下,優先考慮弱勢和邊緣群體的需求。

完整報告可在 The Lancet 網站查看www.thelancet.com/commissions/sexual-and-reproductive-health-and-ri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