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7.05.20 13:00~14:40
評審:楊婕/凌性傑/湖南蟲

 

第一輪投票

首輪投票,每位評審不分名次,圈選八篇作品入圍,結果為:

 

一票作品

 

01 心癌 (楊)

02 返鄉,三思 (凌)

06 繼子 (楊)

08 山頂 (湖)

15 口香糖 (楊)

17 咖哩飯 (湖)

18 田野修行 (凌)

 

兩票作品

 

10 眼淚 (湖、凌)

11 明信片 (湖、凌)

 

12 等待遠去的光-致PAC (楊、湖)

20 場景速寫練習 (楊、凌)

 

三票作品

07 琵琶鼠 (楊、湖、凌)

09 刺 (楊、湖、凌)

13 手機 (楊、湖、凌)

總評本次預計選出首獎一名、評審獎兩名以及佳作五名。首先先請各位評審發表對本屆作品的總評以及各自的評審重點及標準。

 

總評

楊:我覺得這次入圍的作品水準還滿整齊的,很多作品都已經很成熟,其實我讀的時候很驚豔,我覺得好幾篇都比我大學的時候寫的還要好上兩百倍,應該你來當評審來評我才對,就很期待大家之後的發展,雖然大家可能都不在,我想跟你說不管等一下評審結果如何,就算你落榜也不代表你無法成為一個創作者,我覺得成為創作者的必要條件不一定是才華,因為才華這樣的東西,會在不同的時間點成熟,最重要的是你看不看的到你自己,能不能堅持下去反覆地將你的記憶或是經驗去對話和對抗,因為我自己是中文系畢業的,我是一個除了文學,別的事情都做不好的人,可是入圍的你們都已經擁有兩項利器,一是醫學專長,二是寫作才華,這兩種東西都是會在這個世界上發光的,希望你們都能愛護它。我覺得是醫學生文學獎,出現了大量跟醫學有關的題材,使著這次的作品相對於很多的文學獎,很像會比較的立體跟較多資訊性的東西,寫親情友情跟愛情或抽象的概念內心小宇宙打轉的比例比較少,但是當大部分的作品都在寫醫學,而你寫跟醫學比較沒有相關的時候會變得很吸睛。給大家小小的建議就是大部分的稿子它的情感情緒的描寫跟敘事的比例都要抓好,大部分都寫得太抽象,當你忙著抒情,沒有故事畫面跟細節景觀的話,其實讀者會比較難進去,是比較可惜的地方,整體來說還是瑕不掩瑜。

凌:我是用一個大學生的心情在讀這個稿件,我覺得要先對這些可敬的參賽者致敬,在大學時期可以把文章處理到這樣的程度是不容易的,就整體來看,收件的稿件是20篇,每個人選8篇,從中可見得每個人品味的分歧,這次交件滿多也滿有共識的。我看到題材的多樣性,每個書寫者從自己的生活出發,寫出己的關懷,在寫自己關懷的時候,我嘗試著將自己放在自己是個大學生,然後多年前的情境,我想知道的是這一篇散文是否能呈現作者的氣質跟品味,散文裡面人格的質地,是比較藏不住的,是散文的魅力所在,就表現形式上來說,這些作品大部分還是符合台灣散文的主流的寫法,就是題目跟文章是一體成形,講究結構技術的完整性。這次比較沒有日記書信獨白體等特別的形式,反映了我們對散文的既定想像。讀散文的時候,我會看敘述腔調是否迷人,像是寫到愛情的,或許在談到某些篇章可以跟某些作者介紹台灣現在寫散文的這些作家裡面,有誰在談愛情時是有特殊的腔調的,在設定散文的讀者的時候,這篇文章是在跟特定的讀者對話,或是純粹寫給自己看的。在設定的時候,溝通的語氣節奏或聲音,或許是讀散文的時候最迷人的地方。

湖:這次的文章裡面,比較沒有讓我覺得難過的作品,比較擔心的是,情節的部分太少,比較多在做抒情的部份,感受不到情感後面的故事,有幾篇情感過於濃烈,有點可惜沒辦法讓我真的感同身受,有幾篇讓我比較喜歡是因為他的比喻很特別,也會在我的閱讀品裡面出現,等下可以再逐漸說明

 

編號01〈心癌〉

楊:這篇只有我選,他是用癌細胞的生發壯大結構跟性質去對比內心的狀態、家庭的關係,我會選它是因為它其實很多段都寫得非常的漂亮,文字功力很不錯,但這篇文章最大的問題是分成兩個部分,第一是癌細胞,第二是家庭關係,但它寫得好的段落全部都在癌細胞這裡,那家庭關係我覺得它父母離婚那條線處理的不是太完整,所以變成一個情緒的抒發,但是從寫癌細胞的段落我還是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敘事能力很強的作者,比方說他裡面寫操作定量吸管在吸取肺癌細胞萃取的蛋白質,那邊非常精彩,我想跟那個作者說,你要練習如何把抽象的情感關係寫得像癌細胞一樣具體,讓它具有物的質感跟畫面,再來是癌細胞跟家庭關係的對比轉換可以再拿捏,寫到後面有一點太清楚二分,會很清楚意識到A是比的比喻,B是A的什麼,我覺得結尾有點像課堂作文,太直白,比方說吸菸不一定罹癌只是巨幅增加罹癌的機會…我覺得這些地方有點像標語或新聞會削弱文學的質感,我覺得的你寫的很不錯。

 

編號02〈返鄉,三思〉

凌:返鄉三思是我選的,這一次還是不可免,每個家庭都會遇到生老病死的狀態,在這一篇裡面我覺得很迷人的是講到若即若離的那種鄉愁關係還有對於母親那樣的情感,親子之間的血緣牽絆其實是相當暴力的,因為你無法選擇自己會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流著甚麼樣的血,那幸福的家庭面他也不知道這樣的幸福感甚麼時候會被死神奪走。在這一篇散文裡面他有談到自己很糾結那一面,就是他想逃避現在這一切,離得遠遠的,可是又無法斷然地割捨跟離開,所以我覺得他很真誠在面對自己,當我們很真誠的在面對自己的情感的時候,很可能還是要照顧到散文的藝術性,就是他必須找到一條讓所有的事物連結在一起的一條線。而他的線索就是標題所講的返鄉三思,我覺得這個標題比較弱一點,與其定個返鄉三思,不如更直白講去講你跟家裡最關鍵的情感是什麼,或者最有畫面的那個場景是甚麼,把他抓出來,或是把關鍵的道具抓出來,就可以把你抽象的情感弄個比較具體,文章也會比較有豐富的層次

楊:我覺得你的標題可以修改,篇名是第一印象,可是當擬定了一個兩段式的結構他其實會讓我們覺得你的文章有一點斷裂,除非你的文章非常新穎,不然這樣的結構會覺得可以再考慮。與其寫三思要思什麼,不如寫思的東西是什麼,我覺得這篇文章最美的是物的意象,所以其實可以從物去發揮。再來就是我最大的意見就是以歌曲當開頭或結尾的文章有點保留,就像國中作文課會寫什麼一首歌的印象,這在文學獎真的會扣滿多分的。與其用別人的歌詞不如用自己的方式說自己的話。我想給你的建議就是我沒有選你的主因是因為你的故事跟素材太跳,先寫旅遊然後跳到母親跳到外婆跳到母親在跳到父親在跳到外公,其實我覺得你這篇文章最出色的線是外婆跟母親,你說他會崩潰哽咽的說要外婆帶他走就像彼此勒索著直到迎接我大學前最後一個暑假。所以我會覺得你可以考慮去掉父系長輩,這篇文章的張力會在母親希望母親的母親帶走他,女兒希望母親把母親的母親留下。我覺得這是因情書寫很少見的視角,就是女兒母親跟外婆的那個多邊跨越生死的關係,我覺得你如果願意修改這篇文章可以往這個方向發展,還有剛才件要多寫畫面,說我覺得你寫母親在病榻接受低溫治療,那個畫面可去放大,如果你能寫出來就成功了。

 

編號06〈繼子〉

楊:這篇又只有我選,這篇在寫身為繼子這件事,母親是在敘事者4歲的時候過世,這篇文章最動人的地方在於他的主題,他是有故事,然後捕捉到人性最幽微的面向,他有非常多很感動我的地方,而且他的筆調很精簡俐落,尤其是單句的描寫很有力道,比方說我是家裡的長子卻也是後媽的繼子,有時會能哄騙自己多個女人多個媽媽多個小孩多個妹妹,最讓我動容的其實是他寫說,如果哪天我真的忘記了母親,不再會有人記得他,若我無法將母愛刻進心裡,至少不能讓任何女人取代他。他寫出了非常真誠,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曾經驗過的感覺,他有些很厲害的意象比方說:總是有個人拿根草在他心裡搔這件事,但我覺得這篇文章比較可惜的地方他寫到後面情緒太滿失去了耐心,從不知從何開始我和父親的隔閡越來越大那段開始就有一點失守了,後面出現很多驚嘆號,驚嘆號是會破壞散文質感的怪物。我建議你可以再冷靜下來思考怎麼樣把故事寫出來不只是情緒的表達,這篇會有比較大的爭議在接手父親的工廠,結婚,那一個部分,因為這是一個學生文學獎的散文,在台灣會有比較多的評審在意散文要寫實,像這樣的東西可能會在文學獎被挑戰。我覺得你寫得很不錯,期待之後的表現。

湖:這是一篇讓我一開始很期待的作品,可是情緒太滿,整個故事的很可以預期,有一點小說的感覺,在寫散文應該避免,即使是真實的,我覺得他把他寫的像一個連續劇發展的動線。即使現實生活中真的發生非常不可思義的事情,還是要盡可能把那一部分淡化或跑出一個可以說服別人的方式。我覺得這一篇還有部分可以修改

 

編號08〈山頂〉

湖:他跟前面幾篇有個滿不同的部分,大量描寫風景,描寫分景很不容易因為要盡可能不落俗套,隱約在描述風景的過程中帶入親情,這篇讓我有種跟其他篇很不一樣,就文筆也是所有文章裡面前三名的表現。

楊:這篇最亮眼的地方在知識性寫作,殖民現代性認同,這點滿吸引我,不過到後面就不見了,而且後面連到台北,想起台北,可是不能不知道為什麼,寫作的目的就是把這件事看清楚,這條線斷成前面是遊記後面是懷鄉而沒有發展香港跟台北在政治文化歷史認同對照的雙城記,另外還有一個建議就是不重要的人物不需要給名子,不然存在會擾亂文章。看完不知道要處理什麼?其實你是一個非常會敘事抒情的作者,台北夜景那一段寫得非常好,期待你最後的表現,但遊記的文章在文學獎不吃香,下次可寫自己的故事跟情感讓讀者看到內心世界。

 

編號15〈口香糖〉

楊:我覺得他的取材跟寫作策略很有趣,而且呈現對自己在寫作的高度的自尊,下筆很老練,對人性寫的到位,用口香糖的嚼食對比性工作者嫖客跟老闆,我覺得他對紅樓夢的翻轉很有意思,很多地方也很出色,文字的強度也很夠,他裡面感動我的地方:淺綠色裙襬颳起一陣…或者是最後口香糖視若無睹改變自己外觀型態黏附上去,這個非常厲害與成熟的創作者,他能用冷淡的目光去讀取這個世界的黑暗之心,比較大的問題是其實這篇應該是比較合投極短篇而不是散文,他動用很多小說筆法,建議你投稿文類要斟酌。

凌:設計感十足,結構上與設計完整,找到一個關鍵意象能夠從頭到尾冠串。

 

編號17〈咖哩飯〉

湖:食譜有些多餘,但在故事整個結構的經營很成功,沒有太濃烈表現,看完這些盡可能把情感經營得很重的文章裡面,以輕鬆筆調去寫,裡面母親跟外傭之間的心機,沒有八點檔的感覺,淡淡地剛好的經營很成功,不過食譜可以刪掉。文章中最短的一篇,很快讓你看到重點,不會鋪陳太多。

楊:文筆流暢,意象聚焦,從日式咖哩帶出家庭狀況,這件事情非常感動我。我很喜歡兩個部分:一是敘事者推測母親不喜歡日式咖哩可能是因為孩子稱在印尼移工煮的咖哩還有父親道歉這兩個段落,這可以看出你是一個對人情對人事非常細膩非常耐心的創作者。有人問怎麼樣會有創作的靈感?我覺得像這位作者有能力去看見這兩個段落其實你就會有寫作的靈感,我沒有選這篇其實是架構太四平八穩,有種課堂作文的痕跡,比方說從療癒系切到日式咖哩這邊很多句型是國高中被國文課荼毒的結果,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結尾寫壞了,深度跟餘味沒有出來力度不足,只要結尾分兩段即可。吃到咖哩應該推向更深的什麼去檢視你的記憶。

 

編號18〈田野修行〉

凌性傑:形似高中作文,會選這篇其實是在20篇作文中,單純論述的篇章較少。我們在現代散文說理可不可能?還有他的技巧形式怎樣才能讓思考的活動變得吸引人,作者找到一個很好的切入觀點,有一塊家中自祖輩流傳下來的田地,鄉間的民情一代一代的耕耘,都沒有轉賣或休耕,他用耕田來講甚麼是修行,談到王陽明道家修行知道,我覺得是他連結知識還有連結思考的關鍵技巧,到最後回首自己在田野之中的心態轉變。覺得或許可以再延伸,作者在現在文明社會長大,在都市化情境底下,怎麼回去看鄉野土地的倫理到底是什麼,很可能是值得再去發展的,論述型的散文很難在2000字內結束,一個論題的完成要去談土地倫理鄉野之間的修行活動,可能是在2000字以內無法負擔的,覺得除了篇幅要夠,在說理的要有機制,純說理容易讓文章乾枯,講耕田的故事或許讓文章比較豐富層次也比較多一點

湖:標題讓我期待,但說理無法說服我,好像不斷在講內心裏面,卻沒有將腦補過程完整講述,整篇像在講道理,文筆老派,有些可惜,譬喻方式可在做新鮮的嘗試。

 

二票作品

 

編號10 〈眼淚〉

凌:眼淚這篇在標題上運用一個人類共通經驗,每個人都會流淚。那為什麼而流的,文章開頭便寫道「有時候還並不能夠完全接受自己是一名醫者的事實。」他或許可以考慮,直接以流淚的場景作為開頭,然後將「醫者」這線索埋到三分之一或三分之二才出現,然後再去談,「也是在活了二十五年才驚覺:眼淚不一定是會隨著重力掉下來的。」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形容,不因重力,那麼因為甚麼?

厲害的地方在於拼湊各種流淚的場景,從小到大二十五年,這二十五年來,他經歷無數種哭泣的場景,他不斷地去想每種哭泣都有他的意義和原因。當然他要連接到他是一個醫學生身分,當然這一學生的身分,也為他帶來對眼淚的看法。可惜的是,在段落和段落之間,他的線索其實是比較散亂的,如果可以把這些線索串起來,並找一個主要的事件去串他,這文章可能會更好一點,不過我覺得在談眼淚時,很容易一面倒的悲觀,或是整篇都是同一個主調在進行。通常寫越悲傷的事情,或可以多有一些些幽默感。我不知道這個比喻恰不恰當,比方我們在吃一些甜點的時候,灑一些些海鹽,納海鹽有些畫龍點睛的效果。可能可以藉由這種條配的方式,讓這「哭泣」讀起來可以比較打到讀者的內心。

 

湖:我自己在看到繭居族的部分會覺得比較特別,他把不是非常相關的事情連在一起,我覺得這件事在寫作上是比較難達到的。而強烈連藉這件事,在我閱讀寫作的經驗裡是沒有那麼必要的。他把幾個沒那麼相關的場景串在一起,不會讓我覺得刻意,因為刻意在寫散文最大的致命傷。

 

楊:講一下他的優點以及為什麼我沒選。優點是我很喜歡這個題材,看起來很微小,而其實在每個人生活中都是無處不在,而且他的筆調其實很有感情,文字也很乾淨。而且他很多段落寫得很好,尤其是寫孩童在哭,然後吸引了整個世界的注意那裡實在是很強,我覺得他前半段的文字力道是很夠的,收放自如,而且重點是,他每一段的開頭結尾都很準確,很到位也充滿了層次。但我沒有選的原因,比較小是因為,我覺得他材料不夠集中,比方說繭居族納編的描寫我看了也覺得很亮眼,可真的跟眼淚扣得不是太緊,或者是他寫他曾經為風景為電影悲痛那裏太多了。我沒有選的主要原因是,他前面在寫眼淚,後面卻在寫父母跟家庭,我覺得他主軸被削弱了,後面寫得有一點太滿,情緒太直接。還有一句致命傷是,他後面寫說「灑下來自穹頂的淚」,這句話我真的承受不住,就我覺得這以你的寫作才華這和水準不是應該在散文裡出現的句子。但就算妳後半部失手,我還是很喜歡你選了這麼誠懇又這麼難的題材,我也很喜歡妳在前面表現的情感,才氣還有對文字的敏銳度。不管你有沒有得獎,都希望你相信自己並且繼續寫下去。

 

編號11 〈明信片〉

湖:明信片這篇是我心目中的前三名,我覺得他結尾收得非常好。好像前面都一直在講說我們為甚麼要寄明信片,用比較說理的方式,可是後面卻出現情節得部分讓我很讚。中間有一點點講說,他和他的前任的一些糾葛,透過明信片,呈現出的某種既遠又近的感覺,我覺得描述得非常好。尤其是最後一句,「『你那時候為什麼要寄明信品給我?』我問他,我們明明分手了啊! 『不知道耶,因為想到你吧!』」我覺得這樣淡淡的,有點不曉得怎麼去形容的兩個人之間的感情,透過一張既遠又近的明信片去傳遞,覺得非常好。而且他的文字不會過於刻意。可是他中間講到聖修伯里那段有點扯太遠了,我覺得是可以再小心的部分,還有後面少女漫畫的部分我也覺得好像不是那麼的需要。

 

凌:明信片這標題訂的有趣。因為書信的本質,或文字的本質他意義就在於要溝通。他跟情人溝通的狀態,之間出了什麼事情,就在一次次的鋪陳底下展開。作者說他「喜歡寄明信片,也喜歡收到朋友的明信片,」而這明信片很可能就是來自對遠方的思念的一種狀態,這部分其實可以做得迂迴或曲折一點,不要那麼明白地把這道理說出來,而是想辦法用事件來呈現,或是可能自己在寄明信片時當下場景的描寫,都會必這樣直些說出道理來得好一點點。

這篇明信片到後半的地方有個關鍵的概念就是,在溝通的狀態底下……他其實很適合參考一本書,叫《戀愛這種病》,就是一個日本的心理學家在談戀愛的時候,他說,戀愛的過程裡面,往往最容易暴露出自己人格特質裡面的類型或是缺陷。所以到文章快要結束的時候他說,「我討厭這樣的自己。大家終究還是害怕被孤立,我們或許可以享受一時的孤單,卻沒辦法和社會完全切割或斷開連結,因為大家都在追求自己存在的證明,而這些證明唯有透過和他人連結才有辦法存在。」他其實一直在試圖想要展開對感情對人際關係的論述,其實有個暗示是,他討厭這樣狀態底下的自己,所以在討厭自己以及對愛情的失落或缺陷那部分,他其實可以再設計得更精巧一點,就是討厭自己,和在愛情裡面不順利的過程,他或許可以變成一組對應的關係。在敘述裡面,有些比較可惜的地方,是用了些不相干的材料,比如說「大家對於自己的意見僵持不下,也沒有大食客要哄堂大笑,這場爭論最後在『我覺得倒像塊綠豆糕』」就是雅量那個宋晶宜的文章。我覺得不必要這麼尖刻,那麼酸地去用大家熟悉或可能某些讀者不知道的典故。我覺得這中間可以再去想辦法挖得更深的是,「目光終究還是停留在那張從北海道來的明信片上,那是一大片薰衣草的花田」,她開始去描述明信片的部分,我覺得很可以帶出畫面,接著他說「那是男朋友寄來的明信片,但收到它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在交往。」就是說這是一個分手將近一年半,準確來說,那是在交往了九個月又十一天後,我覺得這個作者真的非常非常會使用這樣的寫作手法,就是他交往過程總共「九個月又十一天」,我不知道閱人無數的楊婕會不會記得每段感情經歷幾天,這個作者很厲害,「九個月又十一天」,然後分手將近一年半後又開始交往。他為什麼會特別寫這個,因為他記得非常清楚。這部份是我覺得可以再挖更多的。作者很可能很害怕,我很害怕暴露我自己,很怕我的故事在這邊交代得太多。可是我想要在這邊鼓勵作者,你其實可以不用怕,就是你最需要面對或是你在討厭自己的那狀態底下,你可能最糾結的,是你要把這個部分梳理的更清楚一點,那梳理得比較清楚一點的話,到後面我討厭自己的部分或許就可以呈現出很強的對應關係,而且這說不定也會變成你下一段戀愛的時候,很重要的參考。在這邊其實很有故事可以挖,就是兩個人分手又復合……

好啦不談文章本身,就我個人的經驗,分合無數之後。我會建議,談戀愛的時候有三種東西不能吃,第一個,窩邊草不要吃;第二個,回頭草不要吃,我就是吃太多次回頭草把自己吃成這樣這麼悲哀的狀態;然後第三種就是不要自討苦吃。我不曉得我該不該預言,反正就是建議啦,不要再吃回頭草,這就是撇開文章之後,我自己個人對於吃回頭草這件事情是充滿疑懼的,了解,認同?

楊:我覺得你講的真的很好。(這篇作品)沒有什麼話要說。

 

編號12 〈等待遠去的光〉

楊:我在看第一次的時候就決定要選這篇,因為他的題材特殊,跟醫學沒什麼關係,而且意象很漂亮,我覺得他幾乎是參賽作品中文字最傑出的其中一篇,充滿了詩意,有很多讓我印象很深的地方,譬如說「朋友告訴我,我的生活有太多隱喻了。隱喻讓我不快樂。」還有因為有光,走進劇場這件事是非常迷人,我覺得他把敘事者在劇場裡的感觸寫得很深邃,也很生動,那麼最重要的是,一開始士博(凌性傑)有說,散文要看出創作者的企圖,個性之類,我覺得這片文章就是可以看出他一個作為創作者的質地,他把這樣的題材用這樣的文字去寫,寫出這樣的意境,從向光,到看透光,還有與光背離的轉折,我覺得這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擁有很純粹,很成熟的創作者之心的作者,這是很珍貴的事。另外我覺得他「致PAC」這副標,也說明了這篇文章的私人性,這不知道是不是某一個人的代號,我還去GOOGLE甚麼是PAC,然後我查到,急性後期照護之什麼動態共置平台。但我覺得這篇文章最突出的地方也是他的敗筆所在,就是他有點太抽象,寫內心意識不是不好,可是我覺得他目前想要表達的東西不夠鮮明,他的力道還少了一點,這就會導致這篇文章變成抒情小品,在文學張力,我覺得這樣的作品會有一點點吃虧。如果你想要再挖深,加入多一點故事,或是某些劇場內外的人,我覺得是可以考慮的。就是我覺得這篇文章從「為甚麼站上舞台呢,為甚麼走進劇場」那裏開始,就必前面若一點,至於如何挖深,可能就要等到這個作者在劇場內打滾夠久才能回答,又或者關鍵是,為什麼這篇寫給PAC,PAC是誰,PAC跟你跟劇場的關係是什麼,如果你能回答這件事,那麼這篇文章的強度就會變得更強。但是我還是覺得,能在這次文學獎中看到你的這篇文章,覺得很開心,就還是謝謝你把它寫出來。

 

湖:我跟楊婕不太一樣,我是最後才把這篇選進來的。因為主辦單位希望我們選八篇文章,那我是選了七篇之後,我就反覆地再看了幾次所有的文章,它會出現的原因就是他的題材是跟其他完全不一樣的,他沒有寫到親情,也沒有著墨在學業的部分。我覺得選題材這件事,在寫散文中是非常重要的。可是我覺得就像剛才楊婕老師說的,太過詩意的這件事情,對我來說也是有點障礙,因為我覺得直到他寫道「然後我張開嘴巴,發出第一個音。神說,有光。世界於焉成形。」這篇文章才真正開始進入重點,在這前面他的鋪陳實在太長,而且缺乏情節,非常多意識流一樣在寫他內心的風景,我覺得這沒辦法在第一時間就說服我,雖然我覺得,它確實是一個在選材還有文筆方面都是在這次比賽中相對突出的作品,可是他前面的鋪陳實在是太長了。我覺得有一點,這可能是我個人的偏見,我覺得有點過於黑暗,然後我不是很能被說服說他走進劇場只是為了一個他說「這是一個找尋黑暗的經歷」,我覺得這沒辦法在後續的故事中說服我。雖然說他最後有說「最後一次演出〔……〕我想起我第一次演出的戲,一個失戀自溺的人。」它可能有扣到他想講的部分,可是我覺得這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個人的腦補而已。我覺得這篇文章能改進的地方,就是在加點具有故事性的情節,可以讓我們更能感受到他想要講的那個情感的部分。

 

凌:我在講一些我對這文章的看法好了。就是我的疑惑跟楊婕一樣,就是那PAC,我自己也去查,那急性後期照護在文章中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可能是暗示他自己的處境,若我這麼設想的話。我給作者一個建議,就是說,當你要用一個很特別的專有名詞,你可以在文章中就帶出來,你不一定要在標題裡面這樣用;就是你寧願用一個詳實的敘述方式把別人不知道的東西交代出來,然後像張愛玲說的,寫散文,有兩個事情很能吸引到讀者喜歡你的文章,第一個,就是說別人想說的,第二個,就是說別人想聽的。不管是要說別人想說的或是說別人想聽的,你在文章中都可以用你流暢的敘事,把別人想要知道的事情──比如說我們都不知道這個PAC是什麼的時候,你可以用有結構、有層次的方式,在文章裡面穿插出現,然後告訴我們這PAC跟你等待遠去的光,還有找尋黑暗的過程,這就可以把你的心理狀態寫得非常完整。就是我覺得,我猜測,這作者他很可能也是在感情世界裡面受了傷,然後他不太願意把事件呈現出來。有時候寫散文對自己真是一件蠻殘忍的事情,就你要把自己的心慢慢地挖開,然後把那些傷口暴露出來。因為他在第二頁那邊說,「但說到底,有誰不想被愛呢?有哪個演員不想被看見?我的渴望歪斜或卑微,其實無礙追求。但除此之外應該還有更多,那光裡面存在著更為幽微的核心,接近某種神聖的儀式……」我覺得這或許已經透露出他可能想要陳述的,但我覺得他可能還沒準備好吧,在文章裡面會呈現一種悲觀的情調。那這個找尋黑暗又走入劇場的人,這文章的整體表現是迷人的。他厲害的地方是寫氣氛,寫自己存在的感受跟場景,那氣氛都非常的強。可是這樣的寫法會造成一個比較大的問題,就是他可能只有是作者本人才了解他要溝通的事情,他可能只是為了某些心理狀況留下一個文字的紀錄而已。那跟讀者溝通的力道,可能就因此變得比較弱一點點。我會建議,如果真的要把那種自己生活的隱喻啊暴露出來的時候,可能就不妨稍微多給一點線索,然後把自己的事件顯露的出來,那麼就會讓這等待遠去的光更有說服力。

 

編號20〈場景速寫練習〉

楊:這篇我有比較多話要說。我覺得這是一篇高度實驗性的作品,由充滿企圖心也才華洋溢的作者所寫的,我超喜歡這篇的,不知道你在不在現場。我覺得題目很有趣,但我對你的題目有點意見,我覺得應該改成「場景切換練習」會更比較貼切。就是這篇文章帶有後設意味,他去拆解寫作這件事,去揭露寫作過程的意圖,而且他的文字本身帶有一種低調的霸氣,像是「反芻著另一個城市在我心中的興亡史」,真的超有格局。

這篇文章採第一人稱敘事,文中的「你」是個假想的對象,就像是觀看者或讀者,不過我覺得其實也可以是作者,那就是一個內在的對話;或者是說,「你」是為了方便讓文章中的場景串場所設計的一個角色;其實我很好奇作者怎麼去設計或看待文章中的這個「你」。那這篇文章最亮眼的地方就是結構很精巧,同時有兩條主線在跑,一條是文章中描寫的場景,另一個是主體意識被規訓與反規訓的過程;這兩者在文章中相互對應,相互扣點。我們會先看到作者去描寫生活中的場景,像是把學校描述成就職訓練所,這是一個規訓;當你寫過去的場景,「至今那些仍像迷宮深陷其間,感到渾沌的你的高中校園」那是一個試著去反抗規訓最後卻臣服的階段。那接著又切到現實場景,就是你在接受規訓後遭遇的一些片段,在這裡就出現了五個場景的流轉,第一個是車廂,再用車型歲月去串到麻豆老家,再串到第三個校園,然後再切回車廂的後續,最後一個場景則是擺在教室。讀到這裡的時候,我真是五體投地,因為每一場景的出現都有不同的意義,是層層推進的。不過寫完教室之後,文章意義就被呈現出來,鏡頭也就隨之斷掉了。也就是說從「記得那年夏日,陽光有著灼傷人的熱度」之後,就變成了記憶和意識的描寫。我對這一點有點遲疑,因為我覺得這樣打散了你前面在玩場景、鏡頭,透過場景切換去敘事的力道,另外最重要的是,其實你要做的並不只是場景速寫練習。當你定這個題目的時候,我們會以為你這邊只是要練習速寫場景,但實際上並不是,所有的場景的指向未來目標或人生價值或是主體意識的叩問,這樣就讓文章內容超出了文章標題的邊界,每一個場景的描寫都帶有一種更高層次隱喻或指涉在裡面。還有另外有一點,可能是我的主觀意見,就不用太理會我。我不太喜歡你的收尾,就你揭露了你只是坐在電腦前浮想連篇什麼事都沒發生,還有就是說我懷念台北但我就是不想回去,我覺得這個結尾沒也寫得很認真。我會覺得說你是不知道怎麼收尾,或是不知道怎麼去面對這個生命中的矛盾困境,因為你沒辦法觸及或改寫這些生活中的場景,所以只能這樣去寫。我相信以你過人的才氣,一定能呈現更好的結局,不管是在作品裡的那個技術性或情感性的結局,或是真實生命裡,假設敘事者跟你的經歷是可以對應的,那個現實的結局。總之我們覺得你是一個相當厲害的創作者,而且還用到夏多布里昂我覺得真的很酷,就算沒有夏多布里昂我們還是覺得你很酷。那另外就是要跟你說,我要模仿世伯,跳脫文章本身,即便中文系其實沒那麼好啦,唸了大學四年加碩士四年其實我還蠻後悔的,人生本來就有很多種選擇,真的愛文學文學就不會離開你,這就是為甚麼你進了醫學系但你的作品卻在這裡被我們討論的原因,那至於你說你不知道要怎麼把你的故事說出來,所以需要先經過一個場景的練習,但我認為你已經透過場景練習在寫自己的故事了,你也做得很好,所以希望你能繼續勇敢去嘗試,既然有才華就要去揮霍它,祝你得獎。

 

凌:老套的世伯要回應一下,其實我覺得這篇文章是很有趣的,那先岔開一下,就談談一般人的成見,念哪些科系有前途,哪些科系沒有前途,然後就變成了中文系和醫學系的對立關係。那我要告訴大家念中文系不一定就沒飯吃,我要考大學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我唯一的志願是中文系,他們就跟我說你中文系畢業會沒飯吃,可是後來我發現我是吃得越來越肥,就是說不見得是那樣啦。如果說要挑戰某一些社會既定的價值觀的時候,你不一定要拿中文系和醫學系做對比,我覺得一般人比較難接受,當你拿已經既定的概念去書寫的時候,就比較難以寫出新意,新鮮感就會不見,這可能是作者要思索的。不過新鮮感並不會妨礙到這篇作品要談的主題,就是對於人生選擇的自我疑惑。然後「場景速寫練習」這個標題我覺得定的蠻有趣的,不斷的切換場景,最主要的場景則是台北和台中,然後這兩個城市的描寫中也反映了,他離開家然後來到台中念大學之後,他發生的這一切的事情。我覺得中間有部分讓我比較困惑的是說,「我」跟「你」之間人稱轉換的問題,「而如果你正在台中市北區,看到一幢幢蒼白高大的建築有系統地群聚在一起……」、「可是你不會看到我。」這個虛設的對象「你」在我的閱讀中其實是不明確的,因為文章並不是整篇都用書信體來寫,所以在「你」跳出來之後,文章的文氣會有一些變換。當是用了「你這樣一個人稱在文章裡的時候,會讓你的說理比較難以讓人接受,你把那個「你我」變成一種主客的劃分,然後我要對你說什麼,我要教訓你什麼,如果你怎麼樣那就怎樣,這樣的使用方式可能在散文裡是要比較謹慎的,因為對「你」的說教,或是那種「我」的說理做得太多了,作為閱讀者,可能會比較難以接受你所要陳述的那個道理。當然它的道理是最後價值觀陳述的部分,「你或許會問……然而,這一切,在我身邊都是如此尋常的碰撞著,壓迫著我。」所以他跟這個社會既成的價值觀格格不入,在這裡就有很明顯的點破,我也想要再追問的是,有沒有必要像這樣去點破,就是這個說理能不能用敘事的方式呈現,然後用故事告訴我們,你想要講的道理是怎樣。這能做比較迂迴曲折的設計,然後把人生中遇到令自己困惑的事件,安排在文章裡面,這會把文章的多面性呈現得比較高一點。因為他其實把來台中念醫學系定義成就職訓練所,這就已經在說這只是把人當作機器在操作,以訓練出一個好的職業工作者,個人一個青春的生命就被綁死在這邊了,當然就是他對於大學的批判,如果要更有力的話,可以把現實生活中大學面目的醜陋,或是他看到這個學院裡面怎麼去進行學店的操作,這部分可能可以再多挖一點。

 

湖:在對白上有點不太自然,我覺得這是第一個很明確可以再改善的部分。另外就是這一篇的題材跟另一篇我們三個都有選的文章有點像,都在講對醫學生身分的迷惘跟懷疑,不過我覺得這兩篇有個很大的落差就是,這篇想要控訴的議題是更大的,所以我不知道作者目前生活的經驗,或是在文章中展露的部分,足不足夠去支撐一個這麼大的議題。另一篇的主題主要集中在對自己心境的懷疑,比較能說服我去認同在這樣的一個生活下會有的困惑。我覺得這在相較之下是比較吃虧一點的,因為這兩篇的題材比較接近。另外就是我覺得整體來說還是太混亂了,應該有可以再修剪的部分,那我自己的建議是,在寫出兩千、三千字之後,強迫自己修剪掉三分之一的量,不管是不是自願的情況下,我都覺得這是一個寫作上很好的練習,這樣文筆會更精進,也不會有太多岔出去的部分,然後剛剛楊婕有說到的結尾的部分,我覺得也是比較大的問題。

 

 

三票作品

 

編號07〈琵琶鼠〉

楊:我覺得「琵琶鼠」這樣的標題就非常好,它有明確的意象,也可以知道其實作者想寫的不只是琵琶鼠,好的標題就是成功的一半,它就會吸引人閱讀下去,引發好奇心與興趣。「琵琶鼠」這篇最有趣的地方就是他把琵琶鼠在食物鏈或生態系的位置去對應到人在競爭社會體制裡的一個位置。他去刻劃黃金琵琶鼠的位置很有趣,比如他寫說「黃金琵琶鼠比同類珍貴,但仍然只能吃紅龍的殘羹」,我覺得這樣的段落就是不僅能帶給我們知識或資訊,但是他又去對應到你要去挖深的那個人性或社會的環境主題,這就非常有層次與質感。我覺得你的文章的前半部也真的處理得很好,充滿著光芒,尤其是「喜歡在水族館看著一缸缸的魚群」到「你不會特別去記得一隻躲在角落、外表普通的魚」,這兩段讓我覺得你真的很有才華。但是我還是要給你兩個小小的建議,第一是,我覺得你在後面人性、體制的部分寫得太直白,當你寫得太直白就會變成比較簡單的論述,前面的味道和象徵的力道會被沖淡,這篇的問題跟「心癌」其實有點像。我的建議是,不需要用生態的影片去貫穿全篇,當你每一段都是用生態教育的影片去鍵結的時候,我覺得設計感會太明顯,它會反映出你不知道該怎麼去做段落連接的偷吃步。再來是我覺得兩條線的對應方式太明確,就是琵琶鼠和社會體制。在開始變得太直白的段落,題材有一點岔出去了,我覺得不夠聚焦。總之,我覺得你有很棒的題材、很棒的文字操作能力還有觀察事物的能力,敘事和抒情也相當的有水準,所以稍稍調整之後應該會更傑出。我覺得如果好好珍惜自己的才華,你一定會得獎,還請繼續加油。

凌:「琵琶鼠」這個題目訂得非常好,就是找到一個外來的水族魚種,做為整篇文章的關鍵形象,那剛剛楊婕已經為大家把文章的結構給分析過了,我想要和這個作者在商榷一個問題就是,他在介紹琵琶鼠的時候,都是用引號來述寫,在文字中不斷用引號來呈現偶關琵琶鼠的知識。這樣的寫法當然非常清晰,琵琶鼠和個人要考大學開始去觀察水族館的狀態,然後喜歡在水族館裡面看魚群漂浮;他在觀察魚群的裡面,他就不停地穿插跟琵琶鼠有關的知識,所以這個脈絡設計相當明確。可是,我在想要不要不切的那麼明確,不那麼乾淨俐落呢?有可能是變成說,琵琶鼠的知識介紹,是移到正文之中的,當然這樣的處理就需要一些技術。再來就是,我覺得最後的部分有扣合主題,「我覺得自己是一隻琵琶鼠,在不屬於自己的地方,努力活的張揚」,當然這邊有一個錯字喔,不過我在想說中文書寫和英文寫作不太一樣,就是英文的主詞一定要非常明確,句型的結構也非常明確。但在中文主詞跟受詞往往是可以省略的,如果他要用琵琶鼠來暗示自己的時候,最後一段那邊,能不能把「我」去掉,讓單獨成段的這個部分變成「像一隻琵琶鼠,在不屬於自己的地方,努力活的張揚」,這樣的調整不曉得會不會比較好,當然這要看主題如何設計,文章的收尾把文章的主題寫的模糊一點,或許能有更多的想像空間。而且這次的文學獎作品,我覺得有很多的醫學生,在面對現在的醫學環境的時候,似乎有多的迷惘,或是甚至不滿這個體制。所以不管這個體制在之後,有沒有其他的想法,就是在看了這麼多悲觀的文字之後、這麼多現實社會的無奈之後,從這個琵琶鼠形象的聯想,能不能找到一點希望。我覺得在最後那邊,作者試圖要給我們一點希望,還是要活得張揚,我覺得這是他在困境之中,求生存的力道,十分值得嘉許。

湖:我覺得這篇十分有可能得獎,它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剛剛有提到引用的部分,我覺得跟〈返鄉三思〉那篇比起來,〈返鄉三思〉的引用沒讓我那麼感到必要性,但這篇至少在貫穿整篇文章起了相當大的作用,影片的解說員最後結案「有問題的是人」,我覺得這句話是整篇文章中最重要的一個重點,如果我們完全把引用給省略的話,那這個重點就無法被凸顯出來。這個影片的引用除了貫穿他自己在整個生態系的身分對照之外,我覺得還有點出他自己在這個體系看到的問題,這是很成功的。我自己也非常喜歡他的結尾,確實給了我們一些希望的部分。剛剛世伯有提到,因為剛剛好在最後一句出現這個「的/得」的問題,所以才更明顯,但其實很多文章中都有混用的問題;我覺得這篇文章還是該給他一些嘉獎,通篇都沒有錯字一直到最後才出現是有點可惜,這個部分,我覺得要把它解釋得非常清楚是有一點難度的,我的建議是如果會台語的人可以用台語去分辨看看,應該能成功的把「的/得」分辨出來。

 

編號09〈刺〉

楊:這篇我真的超喜歡,我覺得這篇文章從開頭就相當吸引人,而且他在開頭就來了一個視覺的動態伸縮,縮小放大再縮小的變化,他的意象可以很迅速的聚焦。這個「刺」的意象從監獄一直到打針再到老師的大頭針,連接了很多層次,我覺得每個層次都是飽滿的。另外不只是意象,作者對人性的刻劃也非常深入,而且充滿了很多真實的細節和畫面。而且他還有趣味性,比如他寫說「如果被刺刺到,就算僥倖不死,自己八成也得從人類轉行去作仙人掌」,還寫到鹹蛋超人,小時候我常常會想說鹹蛋超人從客廳衝到房間嚇我,所以我對鹹蛋超人覺得有點親切。而且他文字的語感、節奏非常好,最厲害的是你知道甚麼地方該開展,你也知道甚麼時候該停頓,我就不細講例子。反正這是一個爐火純青的創作者,觀察力很犀利,不論是看著自己或是看著他人,他都看得很深入。他也很會說故事,我在讀的時候,其實就是一直在畫佳句,拉箭頭說「哇你寫得非常好」,實在是太厲害了。尤其這篇文章最厲害的地方是,「同學的帶狀疱疹被以為成嘴巴被老師縫了」這句非常有力道,這個誤會形成的說服力,這批文章鋪陳得很夠,也就是說他在寫的是這個世界的恐怖,這個世界的惡意傷害了年少的純真,而在多年之後解開了誤會,可是也已經這個敘事者心理漫長的陰影,這根當初無意被插下的刺,在成長的過程中無意去滾動了其他的刺越扎越深,最殘酷的地方就是這也不是誰故意要插的,而是生而為人來到這個世界就注定會渾身傷口的狀態。我需要給你的小建議的話就是,情緒在後面可以再收一點點,你稍微寫得太滿、太浮了,這會影響到文章的質感和最後留下來的力道。總之,我還是覺得這篇作品很厲害,還請接受我的告白,我相信你一定會得獎。

 

凌:完全同意楊婕所說的。這篇在這次的作品中是經過巧妙安排和設計的,標題也下得非常好,用刺這個關鍵的形象,來串起整篇文章,而且線索完全沒有偏離掉,從一開始最早看到的「刺」到底是什麼,最剛開始是老師從抽屜裡掏出的一根大頭針,這個刺已經造成小孩童年的創傷,而且到最後還謠傳說,那個被懲罰的小朋友真的被老師縫了,而且老師還把他拖出房門,拿起毛線狠狠的給他縫了三針。那個同學想叫出來,但被縫緊的嘴卻喊不出一個完整的字。尤其是到之後,老師還關心學生說,他的嘴巴還會不會痛,並且在上面塗藥膏。這樣的一個場景會讓小朋友心生疑懼,但這卻是一個謠傳,一直到最後才證實這是一個誤會。但是不是只有童年的那一根針而已?他說他從小孩到現在,這樣的一個成長階段,在最後倒數的第三段,「大學的第一個暑假」,然後他發現,小時候的那座幼稚園已經拆掉了,「不知是哪個建商買下了那塊地,硬是在狹長的空間上蓋起兩棟透天厝出售,卻保留原來的浮雕圍牆,以及欄杆上頭的刺。」這個有形的刺隱隱約約的喚醒了他心裏頭的那些刺,好像那就是拔不乾淨,而且在最後的段落他寫說,「走過十五年的路在眼前開展。上頭插滿了數也數不清的刺,以及我為此所流失的一切。」我會建議如果要做個漂亮的收尾的話,欄杆上的刺就可以讓畫面感相當充足、飽滿,做為一個讓讀者有想像空間的結尾,而不用說十五年來我看到了許多刺,而且流失了很多,這就顯得比較多餘。所以當文章寫當非常厲害的時候,我覺得就要考慮盡量不要再用太多的招式,作者該考慮的應該是減法、是刪除,把一些會影響到文章的枝枝節節,或是太過直白的部分給刪掉。我到現在還是難以抉擇,因為這三篇都是我心目中前三名的作品,我也一直很困擾該怎麼排名。

 

湖:我的心目中並沒有給他這麼前面的名次,但它的確是一篇很好的作品。我覺得它最出色的是,幾乎用故事來完成了整篇文章架構,你要說它是小說也可以;但你其實不會誤會它是一篇小說,可是他又說故事的方式把整篇文章呈現出來,我覺得是在寫作上經營的比較成功的一部份。我覺得比較可惜的是,刺這個意象跟童年的恐懼感覺不是那麼的搭,我覺得恐懼比較是龐大的、像陰影的籠罩在生命中的狀態,刺則比較像是事件對你所造成的傷痛,我覺得這件事讓我感到有點疑惑。然後我覺得,在後面有講到他「五千多個日子過去」這一段太偏離主題,這裡是為了去扣合前面原來是一場誤會,小時候同學嘴邊的傷口並不是真正被縫起來,可是我覺得這部分其實點到就好,把前面的謎題解開就可以,然後把重點聚焦在小時候,你對各種流言和恐懼的狀態。如果把重點集中在這邊,比較不會讓人感覺文章有點散,中間很多在描述疱疹病毒的部分,感覺就有點偏離主題……只是我覺得他應該還是會得獎。

 

編號13〈手機〉

楊:我現在感到很糾結,因為我不知道該給「刺」高分一點,還是「手機」高分一點。我覺得手機是非常傑出的一篇,他把手機的意象和主題扣的非常緊,而且層次很多,真的很厲害,而且文筆超級好,節奏也很迷人,段落和對話之間的切換十分的俐落,比如有一段「恍惚之中,我發現我正獨自操作著大腸鏡,在進入那蔓延又狹長的時空中」,我覺得這一段的切換手法就相當強大。作者不僅是個取材精準的人,他也很懂得留白、留下餘地,你一定是個很成熟的創作者,如果你現在在台下,就可以先想你的得獎感言之類的,因為你真的是面面俱到。我最佩服他的事情是,故事主線和支線抓的非常到位,大部分的散文如果要同時寫兩件事或兩條線通常都會失焦,但是他有本事在這篇文章裡同時處理敘事者和外婆、外婆和外公兩條線,這兩條線在我讀來是沒有相互傾軋的,拿捏得很好。有些本身和故事不是那麼有關的細節,他也處理的很精準,比如前面在寫捷運車廂貼合地面,形容成昨日與今日彌合的分界線,我覺得描述的很美,又恰到好處是一個很棒的鋪墊。但是我有兩個建議,第一是我覺得作者操縱意象的力道太重了,他寫說「雖然無法像智慧型手機一樣有遠端操作功能,面對不同問題總有最佳解答,但意識的存在是我與他們最大的不同之處。」,我想跟作者說,意象這種東西不必一次又一次的出現,當你寫得夠精準,讀者就會去抓到他,我覺得你有點玩得太過頭了,而且人和機器終究是很難疊合在一起的,當你用得太刻意,這篇文章的說服力就會被削弱。在散文中意象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但你已經握有許多錘鍊得相當好的武器,那你不妨去其他的地方去動刀槍。再來第二個建議就是,後面那幾段「用意識提取感情,不再短路當機」那裏不是寫得很好,一方面是情緒流露得太多,一方面是你好像寫得有點心急了,導致跟前面得耐心和質感有點斷裂,可是我還是覺得最後幾句你收得相當感人,讀來不禁眼眶都快濕了,總之你真的寫得很好,很開心能在這個醫文獎遇到你的這篇作品。

 

凌:我也很喜歡「手機」這一篇作品,就是在寫家人在病痛的時候,做為一個照顧者,其實他有很多的緊張與徬徨與無奈,特別是創作者本身有醫學背景,所以家人就對於他身為照顧者更具期待,這個照顧者在看阿嬤治病的整個過程裡,從對話中其實我感到有點疑惑就是,他用的是我這樣的敘事語調,再加上「你」,意指生病的親人,這個生病的親人被送進自己實習的醫院,這其實會比較像書信體的操作模式,我在對你這個生病者傾訴。所以「我」和「你」之間相處的回憶,可能有些不為人知的部分,其實在文中表達的非常好,像是你和阿公怎麼樣,在家裡扮演了怎麼樣的角色和地位,然後社會上的醫學生又是怎麼被賦予眾望和期待,然後又繼承了父親的優秀基因這樣。在我跟你的對比關係中,我覺得已經處理得非常非常好了。可是我就會開始想像,如果不要用「你」這個人稱,直接去寫我看到這個生病的家人怎麼樣,這樣的敘述有沒有可能貼近一點。因為我覺得作者深陷其中,敘事者我和創作者我重疊性非常高,這樣我難免會把情感給過分流露出來,如果過份流露情感的話就要小小節制一下,所以我在想就是,能不能藉由虛實人稱來讓情感的表達能夠恰到好處。當然這一篇已經做得非常好了,尤其是他在寫這個大家族的故事的時候,他並沒有很單調得去歌頌奉獻自己生命的、為這個家族給與這麼多的角色,而是透過不斷的描寫,不斷的說故事,來把這個情感和經驗交代出來。還有另外一個我想和這個作者討論的是,用手機這個標題的話,像明信片、書信這些啊,都是人類溝通的工具,所以像手機這個標題下也突破了發展,每一次手機的狀態穿插在手機裡面的時候,都是在暗示家人之間溝通的狀態是怎麼樣,可是如果是我的話,我會覺得文章中還有另外一個關鍵道具,就是大腸鏡,如果我要改寫這篇文章,我會用大腸鏡作為切入點、文章中的關鍵形象,有關於大腸鏡的部分描寫得非常好,就是醫生「將大腸鏡的探頭塗上潤滑油凝膠,緩慢的從肛門口置入,肛門因為反射而緊縮,咬住腸鏡,一時之間無法再推行進去」,之後不斷都有大腸鏡的呈現,到了第二夜後半「我發現自己正獨自,操作著大腸鏡,在你的帶領下進入那蜿蜒又狹長的時空隧道」,所以大腸鏡其實演扮演一個串聯的角色。我不知道該怎麼樣調配,但文章的篇名直接用大腸鏡可能又太跳tone,可能有其他方式可以來調整。那內文中唯一讓我不太能適應的就是到結尾的部分,就是外公在病房出現的那個場景,很多作者在使用閩南語的時候,都會讓對話變得不太到位,比如說「有來丟好」,「有來丟好」是什麼意思?其實你乾脆直接寫國語「有來就好」、「有來即好」。看看是不是能參考一下王盛弘在寫閩南語的時候,都是比較遵循古調的,從典籍當中去參考看有沒有相對應的部分,我覺得這是比較適切的。很像豬哥亮的餐廳秀裡面,字幕常常就會出現「恁娘卡好」,「恁娘卡好」是什麼意思?一般來說如果直接套用國語的音譯來寫,是很容易破壞他的美感的,所以我覺得在閩南語的使用上是能夠再調整的,不然乾脆就用國語就好。在其他篇中也會有相同的毛病,當作者沒辦法掌握那麼多的詞彙的時候,他就只能用國文的音譯來硬譯,這是比較可惜的。

 

湖:這一篇是我的第二名,我覺得這篇最大的優點是在他有一個非常好的故事,他的文筆本身非常好,然後因為文章本身是用手機串聯起來,所以有很多讓我感到新鮮感的譬喻,但我覺得當這些譬喻出現過多次的時候,就會讓人覺得跳tone,比如說剛開始有寫到「負債堆疊如久置的文件垃圾桶,需要時間成本來清除」,或是「我的應用程式短時間內被開關太多次」我都覺得還可以接受,可是後面出現越來越多次像「雖然無法像智慧型手機有遠端聯絡功能」,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在一個好好的故事中……我覺得他很像一個典型的抒情散文,當中卻又試圖想要加入一些譬喻,我覺得這是有些可惜的,沒辦法把抒情的感覺好好的連貫下來。我自己覺得最大的一個問題是我蠻不喜歡最後那邊有非常多的短句,這其實會讓我覺得偷懶。短句的應用應該是散文或小說很好的技巧,在一大串的形容之後突然出現一個短句,他會有一個像破折號的力量。可是作者有點堆疊太多,導致每一個句子的力量都被削弱非常非常多。那剛剛世伯有提到關於台語的問題,我覺得可以去多看看袁哲生的小說,當中也使用相當多的台語,然後雖然他用的可能不是那麼確切的典故,但他很擅長在台語裡面利用,不管是國語的型或是音的部分,去做一個巧妙的連結,算是自己發明了一個台語系統。那我覺得如果沒辦法使用那麼多的典故,在這部分可以再多做一點考慮,想想有沒有更好的使用方式,那我覺得袁哲生是一個相當好的示範。

 

第二輪投票

作品討論完畢,評審就所有作品,各自給予一到六分進行第二輪投票,八為最高分,結果由高至低如下:

〈琵琶鼠〉  15分 (楊 3分、湖 6分、凌 6分)

〈手機〉 14分(楊 5分、湖 5分、凌 4分)

〈刺〉 13分(楊 6分、湖 2分、凌 5分)

〈明信片〉 7分(楊 分、湖 4分、凌 3分)

〈場景速寫練習〉 5分(楊 4分、凌 1分)

〈咖哩飯〉 3分(湖 3分)

〈眼淚〉 2分(凌 2分)

〈等待遠去的光〉 2分(楊 2分)

〈 心癌〉 1分(楊 1分)

〈山頂〉 1分(湖 1分)

 

〈琵琶鼠〉獲得15分,所有評審的最高分,故為首獎。〈手機〉14分、〈刺〉13分獲得評審獎。另外〈明信片〉7分、〈場景速寫練習〉5分、〈咖哩飯〉3分、〈眼淚〉2分、〈等待遠去的光〉2分

五篇並列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