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7.05.20 10:15~12:00
評審:李長青/林達陽/羅毓嘉

 

第一輪投票

首輪投票,每位評審不分名次,圈選八篇作品入圍,結果為:

一票作品

限時動態 (李)

唇語說 (李)

平安 (羅)

誤解 (李)

兩票作品

黑色蓮花 (羅、林)

河階地形 (羅、林)

迦太基遺書──兼弔島國 (羅、林)

私房料理(李、林)

三票作品

不可預見的拆遷 (羅、李、林)

假日 (羅、李、林)

清明 (羅、李、林)

一起去看極光吧 (羅、李、林)
總評本次預計選出首獎一名、評審獎兩名以及佳作五名。首先先請各位評審發表對本屆作品的總評以及各自的評審重點及標準。

 

總評

 

李長青:

這屆新詩組入圍的作品裡,我是一面看一面發出讚嘆,在念大學的同學們怎麼可以想的到這些題材與句子,平常在看校園的文學獎,學生們受限於生活經驗,常會侷限於某些題材,但這屆新詩有一些題材滿深刻的,讓我覺得敬佩且開心。我在圈選作品時很為難,滿多作品都寫得很好,取捨的時候很掙扎,很多作品裡都有打動我的句子。總而言之,這是個很競爭的比賽,也是個非常精彩的文學獎。

 

林達陽:

我自己不是醫學相關科系,但家裡有不少醫療背景的人,所以從第一屆我就有關注到這個文學獎,醫文獎走了十年,不管是在題材選擇或是寫作技巧都有很大的改變,更加日常、更靠近人,這當然跟網路的出現、發表介面的改變都有關係。整體而言,這次的作品算是我近幾年看的學生文學獎作品裡,將青春的哀傷與迷惘或絕望,寫的最大量也最日常的一屆。我的閱讀體驗是很開心的,因為看到了許多如我預期的題材,而且都寫得很好,有些地方也打開了我本來對某種類型、例如情詩的新的想像,所以我還滿喜歡這次的作品跟評審體驗的。

 

羅毓嘉:

呼應達陽的話,這次情詩佔了很重的比例,但同樣在寫情詩,你怎麼寫,以及你如何從生活中把這些情感拿出來變成作品的過程,每個作者在鍊句、鍊字的技巧,都是很值得待會拿來討論的。

情詩不只是在描述你對一個人的感情,在我的理解裡,詩,是你對某個事情、物件、或是記憶片段的延伸,我認為詩的核心,是你有一件事情想要說,可能是感情、或是某種莫名的情緒你說不清楚的,所以你寫詩。

在這次作品裡,我們三個選擇的是滿集中的,每首詩看起來都有件事情想要說,那如何說、怎麼說,就可能會影響待會的取捨和分數高低,難免會有人喜歡,有些缺點也可能是優點,大家不要太介意,我們就以分享的角度來談這些作品。但畢竟是學生文學獎,作者在技術的掌握上、書寫過程的缺陷、或是講太白了等等,評審難免就要指出這些問題,但不管怎樣,大家去選了很大的主題、很繁複的詞彙庫、或只憑著賀爾蒙在寫詩,這些東西都是很好的,無論如何,能夠寫就是件很好的事。希望大家能持續的寫,在主題的選擇、詩句音樂性的表現、意象的選擇上,寫出自己的新的體會。

 

一票作品

09〈限時動態〉

李長青:

我欣賞他的形式與一般看到分行形式的現代詩不同,裡面也用了許多雙關,我覺得使滿可愛且有趣的。題目是限時動態,我覺得作者或多或少是想傳達目前生活中的狀態或是感情狀態。

上面框框裡的句子是在鋪陳,我比較喜歡他後面這些,說不出口的就縮了。另外「異界文字」有種距離感,可能是個暫時的困境,我也聯想到了雙關「譯介」。「剪輯生命 成支離破碎」意象有連貫,也可回歸到題目。最後的「留言/無言」的對比呈現,我覺得滿有意思的。

 

林達陽:

挑戰新的題材是很有勇氣且困難的,但這畢竟是個文學獎,還是會期待看到更完整的發揮,我覺得內容上還可以再鍛鍊。

 

羅毓嘉

這篇在形式上跟其他作品是比較不同的,但也不會再說是實驗性質,如果閱讀的更廣一點,就會發現這首詩的形式在bbs的時代已經大量的被使用過了,因此這首詩並沒有在我心中跳出太深刻的東西

 

10〈唇語說〉

李長青

這首詩在文學獎的場域會比較吃虧,因為行數比較少,但我覺得這首也可以拿進來談,也是很有創意的想法,他掌握到了要說不說、或不由自己來說的方式來表達。裡面有些句子我很喜歡,「像蒲公英忘記自己的重量 像看不見的影子收進你心後」。好的句子能支撐起整首詩,我們也會希望看到一個主題的概念,這首詩在我心中兩個目標都有達到,但稍可惜的就是寫的很短。不過題目是唇語說,的確也不適合寫太長。

 

羅毓嘉

短詩比長詩更重視你有個好的點子,然後你如何去執行這個點子,然後用佳句去跟題目構成完整的連結,但這首詩還是有一些多餘的句子,在意象的選擇沒有寫出太新的東西。唇語說這個題目很好,但我覺得他可以講得更巧妙。

 

林達陽

文字很美,連結意象的方式也很有趣,整篇作品是溫暖的氣氛也很飽滿,但我覺得不太聚焦,如果你沒有個具體想訴說的主題或情緒,在短詩裡會變成比較嚴重的的致命傷。

 

30〈平安〉

羅毓嘉:

這首詩很明確的想談同志在社會上的處境,主題很有企圖心,但我覺得當你有如此清楚明白的主題時,你會把所有你想到的想寫的都放進來,讀者很容易猜到你下一句想寫什麼,講得太明白了,反而會對詩意本身構成傷害,失去了詩的魅惑能力。我覺得可以試著從作者本身受到的傷害去描寫,而不是直接的指控社會對特定族群的壓迫,同樣處在某個社會處境,每個人所受到的傷害都有不同的層次,作為一個寫詩的人,在處理這個情感的能力上就構成了每個寫作者與其他人不同的地方。

但還是要講,這個主題的社會關懷是很清晰的,結尾「等到所有的櫃子都倒下,躺成 一具具棺木,那麼我們的社會便 終得平安」我覺得滿好的。

 

林達陽:

很好的議題、很好的想法,但沒有被很完整的執行出來,比如說你要寫同志議題,但用了「平安」如此傳統的詞彙,我覺得還有很多地方可以發揮。

我以一個非同志者的角度去看同志議題的詩,有的時候會被劃成某個樣板,但我會期待除了看到同志文化的樣貌外,我也要看到寫作者本身,這篇作品寫到有點太理所當然,甚至某些段落會有點灌輸感,我知道那是對的,但會希望你能講個故事再加深我對這件事的理解,重新證明一次給我看,可是很多句子都是在重複拓印這個世代對婚姻平權既有的知識概念,有點可惜。如果能再把意象經營得更完整一點,或是用情節帶著文字走,可能會更有說服力。

 

36〈誤解〉

李長青:

我覺得這首詩太棒了,他很哀傷但不會一直沉浸在裡面,有試圖在把自己拉出來,題目也訂得很好,誤解就是他哀傷的來源。

這是首內容很簡單的詩,但我很喜歡他的處理方式,雖然前面幾段沒有很成熟,但後面越寫越好,給了我很大的驚喜。「我以為我到遠方了 但關上燈 你又能夠趕上」這段很巧妙,把這個狀態形容得非常到位,末段又回到了題目〈誤解〉,從前面鋪陳到後面,他給我的感覺是看破了覺悟了,我覺得控制得還不錯。

 

林達陽:

他就是一首很簡明、清楚的傷情的詩,我只是受限於八篇的限制才沒有挑到他,如果這首詩只有李老師提的那三句,我就會選他,其他段落和環節就沒有執行的那麼精準又細膩。

 

羅毓嘉:

這首詩我覺得他的點子是適合寫成短詩的,裡面有些迷人的東西,意象系統很淺白,作者可以試著把他簡短一點,像雨天你會撐傘那段大概就可以減掉,那好的地方兩位老師也提過了,「我們曾經路過整片黃昏 整個夜晚」這兩句也是很漂亮的。選擇了題材適合用什麼樣的方式呈現是在文學寫作上必須面對的問題。

 

兩票作品

08〈河階地形〉

羅毓嘉:

這首是比較老式的情詩,短句的使用很能對應到最多人的共感體系,執行上做得很好,很簡潔。有意識的選用意象,他把詩留在最簡單的位置,像一陣清風,但裡頭又有深刻的感情,如「我曾是伏流,替你灌溉出所有日常」,這種簡單的意象執行的很透徹、完整。

 

林達陽:

這篇讓我特別留意的兩個地方,一就是羅毓嘉老師剛剛提的那兩句,文字很簡單,是大家熟悉的詞彙,但兼顧美感,整體的氣氛與閱讀感受都很好。另外就是像「松林和風聲排比」這種,敢於挑戰大家對於詩好不好這件事情邊緣的東西。整體而言,這首詩和之後會提到的幾篇,都有點像幾年前鯨向海形容另一位詩人的作品是詩社會裡的中位數,就是大家公認那是好詩,都寫的不錯,也許沒有每個點都很驚奇、震撼,但沒有人能否認他是一篇完整,能帶來愉悅感受的作品。

 

羅毓嘉(補充):

這首詩的題目是河階地形,整首詩的詞彙系統是很完整的,他把河、岸、土地等等意象運用得很漂亮。像另一首沒有被選進來的〈寶可夢〉同樣是有一套已經系統化的詞彙庫來處理情感,這首詩在語言的熟悉跟陌義之間就取得了比較好的平衡。

 

11〈黑色蓮花〉

林:

在會議開始之前,我就和羅毓嘉老師私底下聊這篇,就是我說荷爾蒙的那首(笑)怎麼說呢,這篇作品的閱讀整體的感受,是我學生時期最喜歡的那種,就是它很迷人、魅惑,然後每個環節都有很飽滿的情緒,那個情緒就算看不懂但是可以勸服到我,但也就是因為這樣,它的意象所指有一點點費解。這會不會牽涉到我們覺得詩的意象所指,或者是試圖指涉的東西要那麼明確,像函數一樣,是不是寫到這個就是試圖引導大家往什麼方向想,是不是真的需要這樣。我覺得這也是沒有定論的討論。

整體而言,對我來講,在讀完整篇以後,覺得有一點點無力感的是,所以黑色蓮花到底是什麼,或者黑色蓮花可以帶給我什麼。這件事情沒有很明確,好像你要解讀成憂鬱,性別少數在社會上的壓迫,好像也扯得到邊,還有一些,就是都是這樣,可是要把它放進整個脈絡讀,又沒有辦法讀得非常清楚,這件事對我有一點點困擾。但是,他帶給我閱讀上的快樂、強大渲染力的東西,我是沒有辦法忽視的。然後裡面有很精彩、很有力量的句子,比如後面「乾冰與冰塊的肉色皮影戲/被套在一個匆促的塑膠套裡」,那個「匆促」;有一些東西,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有意要在這裡下力道,但他下得很出乎意料。我覺得這樣子的東西,如果是以學生時候的我來講,這就是一篇作品最好的樣子,就是無論如何要把情感跟閱讀感受極大化,剩下有沒有讓你得到東西是你家的事(笑)

我不太確定其他評審怎麼看,不過有很多地方我滿為難的。有很多地方,像第四段,「黑色蓮花長滿整座灰暗的湖/每當一隻燕子凍死/就落下一顆黑色的蓮子,」想說它是在講快樂王子嗎,就會期待可能會引導到這個方向去,好像也沒有;但在不同的地方就有寫作的典故,然後都運用得很成熟,沒有很大的地方失手。但作者可能自己也沒有明確想清楚我要用黑色蓮花去指什麼、或代替什麼,或者試圖隱晦的翻轉某個印象,也沒有。總之就是讀得很快樂但沒有很懂的一篇作品。

 

羅:

這篇作品,我的感覺跟達陽是滿像,就是你沒有辦法理解作者想寫什麼,但在閱讀作品,它會不斷的勾起讀者內心的什麼。我覺得這種閱讀經驗,跟作者寫作經驗的脫離,其實很多時候──我自己在寫的時候──有的時候你真的不知道黑色蓮花是什麼,它可能只是作者在創作過程中內心浮現的一個東西,它要處理可能是全面性的作者內在的思索跟辯證。這種狀況下,我覺得作者想要這樣去對應它,不能說理解,因為它其實是不能理解的,而是勾起作者跟讀者之間不存在的連結;就是當作者拋出某個東西,掉在讀者的池塘裡面的時候,暈出了漣漪。我覺得這其實是在閱讀的時候非常快樂的事情,我想寫這首詩的時候其實也是,那種快感,我可以想像作者在寫的時候的那種快感。

 

林:

我想到,這就是壞男人的樣子(笑)沒有辦法理解,不知道在幹嘛,就覺得壞。

 

羅:

這類型的作品,我自己現在應該是寫不出來,作者就好好珍惜現在還能這樣寫作的時光(笑)

 

38〈迦太基遺書──兼弔島國〉

羅:

這篇作品在所有作品裡面,大概是用典用得最努力的,碰到這種大幅度的調動典故,特別是「迦太基遺書」題目本身,已經會在讀者心目中產生既定的想像,這種用典精緻的作品,挑戰讀者到某種高度,那種迷人、魅惑的聲腔是來自於作者呢,還是來自於讀者所能夠理解的那些典故呢。所以在看這篇作品的時候,我是很感覺被挑戰的,我在試著循著那些典故的脈絡的迷宮,去爬梳作品的時候,所得到的那種作為讀者的迷思,就不免會去想說,作者是否在寫作的時候,迷失在這些蓄意安排的意象裡面。

有的時候,剛剛我們討論到的幾個作品,像是〈平安〉,就是你在很大的東西裡面,如果把自己藏得太深,沒有把自己的個人勇敢的露出來的時候,反而會遮蔽掉一個很棒的題目,所可能引發的個人情感的張力,這是我覺得這首詩稍微可惜的地方。但是願意動用這麼大量的、絮絮的典故,我覺得是值得大家參考的。

 

林:

最後選八篇作品,我一定會選這篇,會選這篇的原因,不完全是作品本身展現出來的。我覺得在裡面可以看到作者很熱烈想敘述一個巨大的傳說神話的意識,那個寫作者、敘事者的意識非常驚人,而且我也可以一定程度的相信他會不斷的跟文字保持很好的狀態跟關係。有點像是X戰警裡面X教授在看還沒有控制力量的變種人,是還有頭髮時候的X教授這樣(笑)我覺得那種很熱烈,比如說我在閱讀裡面看到某種在剛開始寫作的時候,或是寫到一定程度開始能掌握意象,開始知道怎麼使用典故不會超過線的時候,很熱烈的,盡可能把東西全部放進去,然後盡可能調配它的時候,那種快樂的寫作經驗,我在裡面看到類似的,甚至比我當初還要好很多的特質。

意象也很豐沛,在這次作品裡面,意象豐沛的作品是比較少的。很感動僻字這件事情,我覺得勇氣可嘉,因為這並不是現代比較主流,或者說我們其實也不會特別去鼓勵使用僻字,但他用得整體而言,都還算精準。裡面還是有很平實但是很好的句子,比如說第二段的中間寫說,「行旅的睡袋是國家疆界,」我覺得寫得很俐落;最後寫說,「量測兩百里冥河裡迷失的藏,」這也寫得很好,就是收得恰如其分,而且是有新意的。

然後還有一個很大的特點,我覺得聲音很好──這麼繁複的意象系統,這麼巨大的情節在推動的作品裡面,很難唸下來覺得好聽,但是整體而言,我覺得唸起來的聲音是愉悅的。當然我難免會有學長對學弟妹的心態就是,等你再多寫一點,你就會覺得,這樣好像不見得是最有力的展現方式;就是全明星隊並不是最強的球隊這樣子,有一個完整戰術或戰略取向的球隊,才是能夠展現最大力道的。簡單講,並不是把每一句、每個意象、每個環節都強化到最強,整篇閱讀起來的觀感就是最好,所以有時候還是要有一點取捨。

整體而言,「迦太基遺書」、「兼弔島國」,指涉很精準,但又有一點點疏離,並不是那麼應對關係──迦太基怎樣所以台灣、或者某個島國怎樣──中間有一些東西是錯開來的,但又有一些東西是殊途同歸的,我覺得這個選擇也是非常好的。從題目、副標、到內容的執行,在某個特定的寫作階段是無可挑剔的,燦爛的敘事詩、結構又嚴謹,沒有什麼好挑剔的。但或許以後,再過個幾年,或者有其他寫作經驗以後再回過頭來看,我相信你還可以把這個處理得更好、更敏銳,這樣。

 

39〈私房料理〉

李:

這首比較起來是相對比較單純、比較簡單的作品。我自己讀詩的經驗,其實題材沒有一定要分絕對的優劣,我覺得一定要回到它的內容跟題目;內容回應題目,回應到多少,作品本身是不是很完整。也就是說,從前我比較偏向寫大歷史、大敘述的作品,可能是歷史的、政治的、社會的,或者在心目中會優先寫抒情的、愛情的、親情的東西;但閱讀的經驗讓我明白一件事情,就是說世界上所有的主題、題材,會有值得書寫的地方,他們好像眾生平等一樣,關鍵放在我們怎麼去完成它,怎麼去觀看它,怎麼去表達它,所以很小的題目會變得比較吃虧,這是我閱讀上的一些想法。

回到這首詩來談的話就是,〈私房料理〉非常的單純、非常簡單,應該從頭到尾大家都可以讀得懂。那時候要選八篇出來,我剔除在語意的曖昧跟不明上面也許沒有掌握得非常好的,因為有時候意跟象要精準的傳達到讀者的心裡,跟讀起來是不是很晦澀只是一線之隔而已,所以那時候我大概就剔除掉兩、三篇這類型的作品,就補了這個。有時候一個作品的完成度是相對性的,以這次進入決選的這批作品來說,後來我就做了一些調整,把39號〈私房料理〉納進來,原因就是它裡面有一些還不錯的句子,比如說「勾人的隱喻」;從頭到尾他其實有做到詞彙的系統,大概就是在食材、食物的料理的方式上面,做系統性的調度,當然從頭到尾還滿一貫的。那當然最後他寫到抽象的感情的部分,透過這些具體的、實際的食材,來做一些安排。

一些有意思的地方,比如說第四段的「食鹽」,我覺得滿有意思。有時候我比較喜歡看到同學,在評校園文學獎,那種閱讀起來的感覺,會很不一樣,覺得那個閱讀經驗是非常愉悅、非常清新的。像「誰都不許食鹽,」這種地方就會覺得……(羅:會覺得突然笑出來)對,但其實這很殘忍。如果一個在文壇、詩壇上已經很成名的詩人,他的作品儘管是抒情詩,突然出現一句說,「誰都不許食鹽,」你會覺得說,他怎麼這樣寫,你會有個問號,你甚至會苛責他,你在做什麼,你在拿翹嗎,你在討拍嗎,你在裝可愛嗎(笑)這就是我說殘忍的意思。因為是《全國醫學生聯合文學獎》,所以知道參賽者同學的年紀,以這個年紀寫出這個句子,我們就會有相當合理的對應:哇,這句子真好、真可愛,它真是恰如其分,放在這題目當中他做了這安排,欸我覺得真好這樣子。

當然最後結尾我也覺得還不錯,「一杯子」跟「一輩子」,具體的跟抽象的,食材的、看得見的,真心的、看不見的,這個從頭到尾都掌握得很好,這個標準我就覺得這首詩可以把它納進來八篇裡面,來討論看看。以上是我的意見。

 

林:

另外一個投的是我。我覺得剛剛李長青老師已經講得差不多了。整體而言就是舉重若輕,在詞語詞性之間切換也都很自然,很流暢,寫的又是簡單的幸福,就是青澀的成年人浪漫想像中的簡單幸福的樣貌,我覺得寫得很精準。再叫我講我也講不出來,這有點長(笑)總之就是剛進入成年人的對中產階級的生活想像的狀態、幸福的生活的狀態。選擇用食物去寫幸福或寫關係不是少見的,很多寫得面向更出奇、更有挑戰性的都有,但是我覺得處理得很流暢這件事情是很難得的。

剛剛說,「誰都不許食鹽,」就單純看真的是會……如果是厲害的詩人前輩,比如說已經五、六十歲的人來寫,當然會覺得跟人的形象有一點點落差,但是就是在這個年紀寫,然後又連在那個意象系統裡面寫,我覺得是很迷人的。我不是因為討厭──我也討厭茄子、香菇、芹菜,到底誰種這些東西出來的──我不是因為這樣選這首詩的。是因為他這樣子的前提,我會期待他講說,比如前面他說大家厭惡這些東西,再說對方的喜歡是什麼,他又連結到一個意象系統更緊緻的,就是糖,會聯想到甜嘛,然後會聯想到吃醋,也許是酸楚的,胡椒就更不用說,之後「曾交換眼神承諾過的/誰都不許食鹽」,用一個關乎健康的議題。

意象之間的出入不著痕跡,然後很流暢,雖然真的沒有很高難度的動作,但是我覺得能處理到這麼流利是非常難得的。我跟李長青老師有一個比較不同的看法是,我不是很喜歡它的尾巴啦。諧音在這個年代,有點常見,拜新注音系統所賜,從不管是之夜、或者是中友會的迎新,都會有這樣子的詞彙,大概在二十年前就有人在玩諧音的哏;但是現在,除非有很厲害、很別出心裁的東西,不然諧音又是玩比較常見的價值觀,把它收起來,有一點可惜,我會對尾巴有更多期待,因為前面示範過一些做得很好的地方。

 

羅:

這首詩的好處大概剛剛兩位老師已經提過。我自己給一點點意見,就是這首詩的最後一段我覺得可以完全拿掉,因為他把結論下得太白了,有一點可惜。或許這首詩就收在「誰都不許食鹽。」前面的那些意象已經恰如其分,他想講的都講了,把一些兩人相處的細節、彼此的承諾、知曉對方的習慣,這些情感都已經表達得很清楚的時候,其實並不需要最後一段再來告訴讀者說,這樣子就叫做一杯子的愛、這樣子就叫做一輩子的細水長流。我覺得最後一段拿掉的話,停留的空間會正好在料理跟長期關係的呼應上面,我覺得會更好。這首詩大概落在我的第八到第十的排序,因為這個結尾,我就覺得有點可惜。

 

三票作品

02〈不可見的拆遷〉

羅:

因為號碼很前面,看到的時候就想說,哇,完了,後面的作品要怎麼辦(笑)這首詩在我,排名是很前面的一首。「不可見的拆遷」這題目,拆遷近幾年來在台灣是滿熱門的議題,講到拆遷大概就會想到一些抗爭的畫面、在人世造成悲劇等等;但是這個很重的題目裡面,作者反而選擇一種很個人的角度去處理這個主題,他處理的其實是記憶、時間、對另外一個人的思念,有了記憶的景深,有了運鏡的調度,在所有作品裡面,是做得非常熟練,很老練的一個作者。

在這種很大的題目裡面想出一個很小的主題,我們剛剛也討論過,在很大的題目裡面看不見作者的作品;相對來說,〈不可見的拆遷〉就處理得非常完整。而且讀到最後,整首詩又拉回到個人:「看得再遠一些/在左胸口看見你/你的背影流露出拆遷的神色/是因為時間,時間/轉過頭來/夷平我心深愛的樂園。」這個結尾又把整個很大的空間拉回到一個人身上。作為讀者看著這個,然後在時間過去之後,那不可見的拆遷其實就是無妄為的思念,那些發生過之後存在的不存在,就在這篇作品獲得成立,我覺得非常喜歡這個作品這樣子。

 

李:

後面四首都是三票的作品,以這次比賽來說,我們交集算滿高的。當初在看的時候也是,看到編號2,想說哇,這屆太強了,這屆怎麼強到這樣子,是要逼死誰。前面我們有討論到的,剛才毓嘉說的,有些提到比較大的、或者社會議題性的主題,這首詩屬於我自己心目中比較理想的類型。

怎麼解釋呢,他用藝術跟文學的手法,來呈現一個也許非常現實、非常寫實的題材,甚至是一個舉國注目、眾所聚焦的新聞事件,這是我理想中寫詩的樣子。就是說文學作品所要呈現出來的,不僅僅是寫實面的殘酷或是沉重而已,我覺得文學既然是藝術的一支,必須要能做到藝術面、藝術上,所能夠傳達、所能夠感動到人類心裡,那種感動的力量,甚至是悲慟的力量,這首詩是非常能夠完美結合這樣子的大前提。

再來我們看這首詩的題目跟內容,我覺得題目訂得非常的好,這個題目幾乎無可挑剔。我自己很喜歡看人家題目訂什麼,也很喜歡自己的作品在那邊改題目。那這首詩的題目我覺得,哇,太棒了,太強了,這是要逼死誰,這題目非常的好,內容又能夠非常緊密的扣到這題目。尤其這「不可見的拆遷」,這首詩就是典型的,從外在、外面,寫到內在、裡面,所以到最後他覺得不可見,是因為他心裡已經有那個傷害、傷口,所以我覺得這首詩力道很強。

到了後面,天啊,他用時間作收尾,把傷痕的力道渲染到極致,我覺得非常的完整,非常喜歡這首作品。以上。

 

林:

優點其實講得差不多。我自己最喜歡第一段跟最後一段,他說:「在路口看見你/穿著大一號的襯衫」,我覺得那個「大一號」也是很精準的寫作方式,然後「帶來靈魂的雜石/而你平板,工整,」是練家子等級的東西,最後收在「夷平我心深愛的樂園」也是收得很有力。

中間的連結,比如說抽屜裡面的紙片人兒,去連結人跟環境的關係,連結到後面離開家,連結到誤以為可以愛的時刻,整體架構沒有什麼可以挑剔的。

但是有一些細節我會期待敘事者也許可以處理得更精緻一點,比如說倒數第二段,「哀傷地認清/城市不會理睬躊躇的人/或事物推移/你臉上表情的永恆」,最後兩句好像有一點點岔開了,就是因為你前面寫了非常厲害的東西,這個是有一點點落差的,可是在寫的時候自己會沒有意識到這裡寫得比較理所當然或便宜行事,放一整段回頭來看,應該會發現其實力道是不太平均的。整篇作品裡面有幾個小的地方這樣,這有點吹毛求疵了啦。

 

20〈假日〉

林:

這篇是主觀上我最喜歡的作品,就是寫青春的那一刻,甚至讀一讀會懷疑說,你是不是把高中時沒有拿出去投的作品拿來投一投,因為裡面那個情境是高中的情境,或者是高三的情境,所以要寫新的作品嘍,大家要持續永續的創作喔(笑)

但是裡面有很多句子非常有才氣,有很多句子像日常講話那樣寫過去,可是你在裡面會看到一個很有才氣的敘述者,光靠他的才氣跟情緒在支撐整篇作品。你大可以去說那個敘事者可能是在寫他跟他的,也許是姊妹淘,也許是好朋友或什麼的關係,然後也許對方是死了,或者是道不同不相為謀了,或者是什麼原因岔開來了,有很多種可以解讀的空間,但是都成立。

有些地方當然也寫得比較……像是第二段說「你揹起墨綠的日子」、「我們一起穿的青色」,你說你是不是高中的時候寫的(笑)我覺得裡面那個青春的氛圍、青春的口吻,還有青春敘事者、而且是有才氣的、有天分的,經過完整歷練的敘事者,那個東西是無可取代的。

整體而言,我覺得這篇就是有點靠著作者開外掛的能力,跟青春無敵的活力在支撐,像是那種濾鏡套得很漂亮的、日本的愛情電影,本身在先天上就是很迷人的。再加上有些很好的東西,比方說第二段尾巴,「有一張很普通,差一點就被我丟棄;/你的笑差一點/我就不喜歡了。」我就覺得,太厲害了,你這樣子大家情何以堪。最後收在,吉他的弦栓全部鏽蝕,然後校歌每次奏起都降低半音,寫「降低半音」這件事情很厲害。然後說「等不到你值日,/沒有人關得了冷氣。」寫得這麼舉重若輕,我覺得是非常厲害,我個人非常喜歡。

 

羅:

這種青澀,因為我自己沒有了,這種作品我大概大學畢業以後就再也沒有辦法寫出來。它的詩句本身採用的節奏,我覺得是很值得大家參考,可是它是一種很傳統的詩句的安排,不禁讓人想到聶魯達《一百首愛的十四行詩》那樣子,浪漫詩歌的傳統,在一個很優美的音樂性質底下,把個人的記憶世界完整的表現出來。

在某個時候可以大量書寫這種東西,就是要盡量的書寫、盡量的發洩,然後繼續寫一些新的作品(笑)它裡面有一些突然鬆掉的,稍嫌有些簡白的句子,但我覺得整體而言,就那種對於青春的回憶的安排,是做得很好的

 

22〈清明〉

羅:

這首詩我選的時候,老實說排序並不是最前面,但是這首詩的佳句錦言,在相對其他作品算是比較多的。我覺得作者有一些很棒的點子,但是在謀篇上我覺得會暴露出比較多缺點,因為你為了把那些好的句子跟點子放進去,為了要完成那篇作品,在實際上執行的時候會不自主的放進太多可以刪減掉的東西。但基本上我覺得作者的想法是好的,它有一些很漂亮的句子,「一個男人走過/點燃菸的毛邊/你就再死一次,」我覺得這句就是不得了;然後比如「練習在夜裡不點燈/練習沉默/練習把自己躺的很平/無動於衷,」這些簡單、很直覺性的想法,在詩裡面時時刻刻出現。

但是在謀篇上面,我會覺得作者可以再思考一下。最後一個要提一下的是,最後一段,整段都非常好,「畢竟是那麼難的事…等夜晚/夜晚你又會來踏我」,這段真是太好了。但是整篇架構上面,可以再精簡,跟作者建議。

 

李:

這首詩我個人相當喜歡,我覺得從頭到尾都非常完整,這首詩非常的強,當然結尾是沒話說。整首詩大概把對一個已經過世的、某個對他來說很重要的人,思念他的那種情境鋪陳出來。到了第三段,他在講這個狀態,比如第三段第二行那個「心的孔穴」,跟下一行的「縫隙」,「練習在夜裡不點燈,」是種暗示,就是這種時候一片黑暗,這種黑暗不只是眼前的黑暗,也是他在思念這個重要他人、已經往生的人,這個內心的狀態;可是這個時候他還沒辦法做得很好,他做不到坦然過日子,或者幸福快樂,他還是非常思念對方,到了第四段也還在講這個,「找一個我們共同沉睡的洞,」就是到這個時候他還在掙扎。

然後到了第六段的時候,他慢慢加強力道,前面這幾段已經很不錯了,「但我還是/走在路上,」我覺得這個地方敘事性相當強烈,也就是說他還是在努力當中,還是在過日常生活,但是一方面還是要練習去習慣去適應已經失去了這個人的生活,他也要繼續療傷,也是繼續要思念他,還是在掙扎當中,這樣的一個過程。

到了最後一段,真的讓我覺得非常強烈、非常震撼的畫面跟意象,「偷偷藏起你的腳趾骨,放進左邊/胸前的口袋,」因為這個思念太強烈了,沒有辦法遺忘這個重要的人,「夜晚你又會來踏我,」這個寫法非常的新。我覺得詩貴創新嘛,既然詩貴創新,尤其前人的作品又那麼多,光是現代就那麼多,尤其又連結到古代更不得了,這麼多,所以我覺得以這個標準來看,「夜晚你又會來踏我,」這個寫法非常的震撼又印象深刻,用這樣子的方式來表達,很多描寫這樣子情況的句子,我覺得這樣子的表達非常的精準、非常能夠抓住讀者的心,這是我非常喜歡這首詩的原因。

從頭到尾,我認為它的敗筆很少,結構很完整,也都很克制、很節制,每一段行數的安排,什麼時候要換下一段了,什麼時候分段,他都掌握得滿成熟,所以我自己也在猜測說,這個作者也許是大五以上的學長姐來參加比賽,當然這是我的臆測。以上,謝謝。

 

林:

我簡單補充,就是結尾實在太強了,就是有一點,你怎麼可以這樣子,你有想過別的作品的感覺嗎(笑)結尾實在是太厲害了,沒有看過有人這樣寫,寫得這麼簡練又這麼有力道的。

除此之外,我覺得第三段值得一提,因為在我們知道這是醫學生文學獎的情況下,第三段的處理對你們來講較熟悉,但是對外人來講比較陌生的意象,除此之外我覺得處理得很好,「練習編織」、「留下縫隙」這些詞彙。

除了這些地方,還有一些地方都展現創作者厲害的一面,比如說第一段,剛剛羅毓嘉老師講過,「一個男人走過/點燃菸的毛邊/你就再死一次,」這是用嗅覺去寫,但寫的是已經聞不到的東西;第五段,「雨已經密密麻麻的下了下來/伸展嶙峋的指節,細節就從睡夢中溜走,」寫的是視覺,但又是看不到的東西,或是不能被看見的東西。

當然最後就更不用說,把腳趾骨偷偷藏在胸前口袋,那種感受、那個重量,我覺得這些都足以展現,寫這麼小的東西又寫得那麼有力道,是沒有可以挑剔的。當然有些東西,在結構上可能不是……比如我們剛剛提到,對文學獎詩作的完整結構的期待。但是這篇跟〈假日〉感覺有一點點接近就是,好的部分處理得讓我忽視,沒有想得那麼清楚的部分。

但這個講得其實都有點傲慢啦,就是我可以感覺到裡面那種強烈、巨大,甚至不能用巨大去形容的那種哀傷,光是這樣就足夠了。

 

27〈一起去看極光吧〉

林:

這篇給我的感覺跟〈假日〉有點像,可是寫的方向又不太一樣,這篇有一個特別的地方就是他選用更現代、更日常生活的東西,比如說,「他吹了顆狡黠的紅氣球/還眷戀似地盤旋,」是在寫臉書的那個紅色提示嗎,然後說,「輕輕說今晚月色真美,」有在看Dcard喔!像這些我都覺得,把日常裡面所遭遇到的感受片刻都寫進來,這個比較重的題材──也不能說比較重,就是說這個現象、這個時刻、這個年齡最重的題材──我覺得這樣子選用是很勇敢的。比如說寫月分、寫星光、寫雨,這個是有很多前人的東西可以給我們啟示,可是寫臉書、寫Dcard,這個就很少;那當然我也要是一個偶爾去Dcard晃一晃的人,才會知道月色這個典故嘛,其實不只這裡啦,有些點都是這樣。如果能夠做到讓沒有接觸這些次文化的人也有感同身受的程度,我覺得會更好這樣。謝謝。

 

李:

這首詩我們三個都有選,當然也是水準之上。我小小挑剔一下,就是第二段,其實我本來有點擔心,想說這個地方拉下來,還好有稍微補強,是在倒數第二段,我認為是補強的動作。如果沒有倒數第二段這一句,我覺得他第二段這行其實有點冒險,當然冒險的結果就是兩極,不是大好就是大壞,這是我替他比較擔心的地方。此外就是優點,像達陽老師說的。

我特別注意到這首詩,有一個我自己比較喜歡的地方,就是他在處理這樣的題材跟寫出這樣的內容的時候,特別能夠吸引我的地方是在於有一個特殊的設計,我自己非常的欣賞,他用了兩個「辛熱」這個詞彙。我看這個題目,它是極光,從頭到尾講的也都是那種,會讓人家有寒意、寒冷的感覺,比如說餘燼像雪、枝椏有蒼白的暖意、珍珠、蚌殼,雖然他裡面有一些夏天。在極圈要看極光,哪怕很多時候極圈跟極光只是一種隱喻;可是呢,我們或多或少會被現實的極圈跟極光感染到。所以我會注意到說,他怎麼會在第三段跟第七段,用了兩個一模一樣的詞彙「辛熱」,我會喜歡這個地方就是我們說的,這是詩,寫外在、外表,因為我們知道,詩其實景語就是情語嘛,寫景、寫景,其實很高明的詩,已經一舉兩得,在寫情了。

所以這個極圈、極光,哪怕很多時候只是一種隱喻跟暗示,我卻能夠透過他用了兩次一模一樣的詞彙「辛熱」,來感覺到他內心的發燙,熾烈、非常純粹、非常熱烈的那種愛跟思念,跟很熱烈的那種期待跟盼望,我就被他說服了,而且我覺得放在這樣的地方對比用得很好。

然後在這首詩的第三段跟第七段他用了這樣子的安排,但我不曉得是不是有意的,但我的揣測是他可能故意做這樣的安排,就像他第二段那一行,跟倒數第二段那一行那樣,我想他要做的效果也許是前後要呼應,我覺得可能是這樣子,所以我覺得這首也很完整,然後讀起來非常的舒服。以上,謝謝。

 

羅:

這首詩很甜美、很輕快,然後帶有一種偶像劇的氛圍,就很可愛啦。雖然我有選這首詩,但其實是大概七到九的排序那邊。當時會選進來純粹因為,語言的行進上面是非常的內在的動能的,這種由情感來驅動的作品,其實一直是我對於年輕寫作時候,我在讀年紀比我小的作品,我會格外覺得感謝,把我們帶回那個我自己還很輕快,還能夠很浪漫、可愛的時候,所以我會特別把這篇作品選出來,作為一種對作者表達的感激(笑)

唯一要挑剔的,我個人對於那個「要來嗎」跟「我會遇見你嗎」,是有點遲疑的啦,老實講我覺得拿掉這兩句並不會對我造成任何閱讀上的障礙,或者說並不會妨礙我去體會與感受作者的心情。因為一起去看極光,這整件事本身就帶有一種猜測與不確定的那種,小男生約小女生、小男生約小男生、小女生約小女生的那種不確定感,那種不確定感我覺得這首詩裡已經處理得滿完整的,所以是不是需要用這麼大白話的問句來繼續的推動你的作品,我覺得是可以再商榷一下。

 

李:

這兩行,就是說第二段這一行、跟倒數第二段這一行,除了剛剛毓嘉老師說的以外,他除了是大白話、很白很白的大白話以外,其實我們會比較為他擔心的,以現代詩的形式來說,這一段只有這一行,那這一句是不是能夠撐起這一段。

先不要管能否承接前後,那樣太龐大,我們姑且先檢驗它能不能夠撐起那一段,我覺得這是我們比較擔心,也是這個作者比較冒險的地方。因為一行,而且不是很長的一行,字數又那麼少的一行,能不能夠撐起這一段。每一段都要前後嘛,這一段排在這首詩裡面,這一段有它的功能嗎,會不會是拉低分數,或者是敗筆,這是我比較擔心的地方。

所以也是這個地方,順便跟大家做分享,就是說一段、一段,其實都有不同的功能跟任務,慢慢、慢慢的過渡到最後一段,結論是什麼,然後每一段好像又有點同心協力,最後要回歸到題目在說什麼這樣子。所以我們會很要求說,除了佳句、美句之外,每一段的功能性。這一行要獨自撐起一段,有些時候我們看了就會很著急。

 

林:

應該這樣說啦,我們focus在「要來嗎」跟「我會遇見你嗎」,我覺得其實你這首詩其實只要講這兩件事情(羅:對!)我懂,可是其實在整個評審的過程裡面對讀者,其實我們作為一個普通讀者,也是很殘酷的事情,就是你要把我們的喜歡或不喜歡整理出理由,然後告訴我們,而且那個勢必是有審美上的偏見的,所以有的時候沒有辦法講得這麼細。

並不是要來否定說「要來嗎」跟「我會遇見你嗎」那種渴望的心情是不對的、不應該被表露的,而是在這個體系裡面我們只是在講技術面上,你怎麼讓那個很強烈的東西,能夠被詩的語言加工處理過以後,用更有效率的方式傳達給對方,並不是在否定情感,就是技術歸技術、情感歸情感。

 

第二輪投票

作品討論完畢,評審就所有作品,各自給予一到六分進行第二輪投票,八為最高分,結果由高至低如下:

 

不可見的拆遷 21分(羅 8分、李 8分、林 5分)

清明 19分(羅 4分、李 7分、林 8分)

假日 16分(羅 3分、李 6分、林 7分)

迦太基遺書──兼弔島國 11分(羅 5分、林 6分)

一起去看極光吧 9分(羅 1分、李 5分、林 3分)

私房料理 8分(羅 2分、李 3分、林 3分)

河階地形 8分(羅 6分、林 2分)

黑色蓮花 8分(羅 7分、林 1分)

誤解 4分(李 4分)

唇語說 2分(李 2分)

限時動態 1分(李 1分)

 

〈不可見的拆遷〉獲得21分,所有評審的最高分,故為首獎。〈清明〉19分以及〈假日〉16分則分獲評審獎。另外〈迦太基遺書──兼弔島國〉11分、〈一起去看極光吧〉9分、〈私房料理〉8分、〈河階地形〉8分和〈黑色蓮花〉8分,五篇並列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