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屆醫文獎新詩組佳作〕中國後中三-林建宏〈黑色蓮花〉

當我獨自回家的時候

我看見黑色蓮花沿途開放

耳邊猶有庸俗的情歌

而眼前懷抱的猶似一座石像

他是太陽

也是嚴肅的父親

但已是闔眼閉目的日落

靈魂們只得摸黑前行

 

黑色的蓮脹滿了我的胸膛

我猶如一具過度泡水的屍體

腫脹無度,是什麼吸取我的汁液?

植物般的思想偷偷摸摸地蔓延

猶如慈母一般覆蓋了我的……

胯部、大腿、腳踝,往下紮根

我彷彿成為了一棵麻木的樹

忘記了如何用心臟鼓動血液

用胸口呼吸……

 

黑色蓮花沿途成為指路的燈

在黑夜裡遵循黑色的指標

我也不知道能到達何處

無意赤腳走過一座無光的湖

無光,也就無影

四處闃然無聲,他們這麼說

一個好人能做好事情

一個壞人什麼事都能做

我無法看清我的身影

旁邊的柳也做不到

一隻貓頭鷹穩穩地靜靜地自天空滑翔而過

 

黑色蓮花長滿整座灰暗的湖

每當一隻燕子凍死

就落下一顆黑色的蓮子

那是珍珠嗎,又或者那是淚?

那是一陣嘔吐

嘔吐會再生出嘔吐

它們嚮往著一種幽默的無性生殖

將精子注入卵子只是徒有虛名

乾冰與冰塊的肉色皮影戲

被套在一個匆促的塑膠套裡

猶如被套住的我們

所雀躍於分享的愉快的充滿笑臉的匆促的

一生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