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者:國立中興大學獸醫學系五年級蔡宇揚、國立臺灣大學醫學系三年級 陳一雄

學生向四位立法委員提問:

  1. 委員對青年團這次來日內瓦參與WHA有什麼看法?
  2. 委員對青年團未來持續參與WHA有沒有建議?

周陳秀霞委員:

我看到年輕人來參加WHA覺得很欣慰,畢竟前輩年紀都大了,需要晚輩來傳承。這次我們在WHA的處境非常艱困,雖然事前已經預料到這樣的結果,但還是感到遺憾。這次會這樣的主因應該是我們的政府無法接受中國的九二共識,希望未來兩岸能更心平氣和地處理這些議題。

未來在年輕人努力參與這些活動之前,政府應該要先努力。我們過去在WHA的成果在今年可說是幾乎被歸零了。

邱泰源委員:

很鼓勵年輕人來參加WHA,為下一代努力。我在國內醫師全聯會也是積極為醫事人員爭取友善的工作環境,而且我重視團隊合作,不會特別偏重西醫師。以前擔任全聯會的醫療政策委員時,我也會邀請醫學生代表一起來開會。期待年輕人對公共事務的參與,但不應該捨本逐末,要先把自己的醫療專業做好,再來關心公共事務。我也認為應該鼓勵年輕人,而且要給你們實質的幫助。另外健康議題也有很重要的社會人文決定因素,我在醫學院教書時也都強調要重視全人、家庭和整個社區的醫療。

我們這一代還有前輩們,講台語可能比國語還溜,不像你們從小就把英文學好。英語能力在國際事務的參與中非常重要,所以我也積極培養年輕醫師和醫學生,讓他們能幫忙國際事務,例如去(2016)年世界醫師會的大會在台灣舉辦,就有很多年輕醫師來幫忙。

WHA青年團這種行動未來當然要持續進行,多一點努力就會有多一點機會,台灣在國際衛生的參與應該要是永久追求的目標。但年輕人也要弄清楚追求的核心價值是什麼,例如基本人權等等,而且這些議題和參與應該是平常就要多準備、思考的。以前台灣在這方面的努力大多只靠政府,例如外交部,以後年輕人也可以幫忙政府。我也期待在拉拔這些年輕人的過程中,能培養出未來的部長等官員。我自己在日本唸研究所的指導老師,就是WHO的官員,所以我希望有更多年輕人出國唸研究所。這些投資不一定能產出想要的成果,但我們仍然應該投資下去。

 

林靜儀委員:

我非常非常高興能夠看到來自臺灣的年輕學生組成的青年團一起來WHA,原因可以分成兩點。

第一點是我認為年輕人應該要接觸政治及國際關係,而親自來到日內瓦的你們,會有更直接的體會政治已經國際關係的概念及如何發生在台灣自己身上。國家的未來是年輕人的,但其實我們的文化被儒漢文化影響很深,也就是要守倫理以及尊長,在大人面前不能自由的發表自己對事物的看法,而你們已經超過二十歲了吧!我認為超過十八歲,你們就已經成年並且有資格倡議自己的觀點、看法,而且很重要的是成年人們必須尊重你們的看法及觀點。

第二點是這個青年代表團對國家非常重要。你們能來到這裡,交到很多國外的青年朋友可能來自自己本身參與的國際組織,或是別的國際組織,跟這些外國的年輕朋友建立良好友誼是非常重要的,也許在十幾二十年後他們會成為自己國家的重要官員甚至還會成為總統,這時候跟你們跟他們的良好關係可能就是一個機會,讓台灣在國際社會上能夠有能見度。加上你們的英文能力本來就非常好,能夠接觸的人更多。 總體來講我是非常鼓勵年輕人能夠來WHA參與並從中學習未來的話希望青年團不只是參加WHA,其實其他的國際組織大會,例如世界醫學會、內科學會的大會等等我也鼓勵年輕人能夠參與,並且是以組織身分參與,這樣政府會比較方便溝通跟協調。而且政府跟學生之間平常就應該要有合作,不只是在WHA這段時間而已

 

高潞˙以用委員:

我認為年輕人應該多多參與公共事務,像我自己主要關注原住民的議題,就需要一直參與各種公共事務。而像你們跟醫療相關領域的學生也要多家參與公共事務,現在的年輕人從小就對政治以及公共事務冷感,但政治不管怎麼樣跟每一個人都有關係。總之很高興看到你們來,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