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稿人:國立成功大學醫學系四年級吳懷玨、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二年級林純如

Q: 請問署長此行參與WHA,預期有什麼樣的收穫嗎?

在WHA的參與過程中,能夠認識到很多朋友,包括國外專家學者,甚至是各個單位、組織。像是有幸認識的日內瓦大學教授就幫台灣與瑞士衛生部門官員安排健保論壇,彼此得以進行意見交流。除了建立與其他個人與單位的連結外,透過參加許多WHA的週邊會議,像是我今天參加的老人聽力與生活品質的座談會,也會為未來政策提供一些想法。

除了接收新資訊、建立新連結以外,透過分享台灣經驗,和其他國家相互參照,也能了解台灣其實在許多地方都做得很不錯,這種自我肯定也是重要的。

 

Q: 台灣國民健康成果,有什麼是可以向國際分享的呢?而我們又是否能以這些成果,作為支持台灣參與WHA的理由?

當WHO把政治放在前面時,健康政策多強就不在他們的考量範圍內,即便全世界都認同該成就也一樣。

 

Q: 請問台灣參與WHA,對國民健康有什麼樣的幫助?

最近Lancet的Health Report出來,發現台灣排名32名那麼後面,其實是出於諸多的資訊錯誤,諸如肺結核盛行率等其實是過去好幾年的資料。我們瞭解Lancet是個嚴謹的學術期刊,但在該項報告內所收集到的資料,因為台灣不在世界衛生組織,無法將正確、即時的資訊傳遞出去,以致報告在撰寫時的參考數據,會以過往資料,甚至是中方提供的資料做考量。這便是種資訊不對等。反過來說,世界衛生組織一些即時性的資訊也很難立即地傳送到我們手中。

 

Q: 台灣能怎麼樣提高國際能見度?

如同林奏延前部長所講的,台灣不能只打悲情牌,還要以實力見長。許多台灣的學者、老師與制度都有很值得國際學習的地方。政府部門也要想辦法連結學術,避免台灣人內部爭吵內耗。台灣制度面的好處在於執行較為容易。歐美學術與民間有許多很棒的點子,卻沒有中央支持;台灣可以做的就是吸納這些點子,從中央落實。

 

Q: 明後年如果沒有收到邀請函的話怎麼辦?

這個部份外交部與衛福部會有更完善的計畫。不過會以不同於以往的方式,例如運用網路力量、策略性技巧爭取參加WHA的機會。像是中國表示台灣參加技術會議沒問題,然而,台灣只有1/3的會議能參加,其他都被阻擋,那就可以透過社群網站與其他媒體來宣傳中國隱瞞阻撓台灣的事實。我們千萬不能放棄和台灣接軌。

 

Q: 署長有想要給WHA青年團的話嗎?

我們其實非常重視青年團的。很多國家都會派人到不同國家受訓,因為他們未來可能會是上位者。培力並不是一兩個星期的事,這也是我說「最反對教育訓練」的原因,我在意的是「增能賦權(empowerment)」,有能無權是浪費資源,無能有權會有災難。期待大家在自己本來的領域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