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者: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二年級林純如

GHSA(Global Health Security Agenda)在2014年被提出,呼籲各國政府應加強傳染病防治,從傳染病的偵測、預防到感染都要有完善的反應系統,以減少傳染病帶來的傷害,並且透過整合國內外人力及物資,讓GHSA更有效率更健全,而目前共有50國承諾執行。

這次的會議由Loyce Pace (President & Executive Director of Global Health Council)主持並向講者們發問,再由來自不同背景的講者們一一回答。很特別的是講著們都是女性,所以會議中會特別提到女性觀點出發的想法。而主持人的問題不外乎如何加強GHS(Global Health Security )的執行,並希望講者提到廣含所有因素,如資金、科技、跨國合作、人力訓練…,讓聽眾有更全面性的認識。
 首先回答的是Katherine  Bond( Vice President, International Regulatory Affairs of United States Pharmacopeial Convention),一開始她回顧到1900年代時,東南亞女性感染HIV的情形,當地衛教知識不夠普及且有雛妓,當時有效的藥物尚未問市國際組織也尚未進駐,但這群女性感染者們仍然堅強地致力於宣導AIDS防範。而她前陣子回到緬甸時,發現當地藥物發展研究室裡,有九成皆為女性研究員,可見令人欣喜的性別平權進展。第二,提到講者任職的USP,美國運作多年的藥物品質控管組織,已向多個開發中國家提供資金及技術方面援助,善盡國際合作的責任。第三,講者也曾在USFDA(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工作,提到藥物品質的控管很重要但也很容易被忽略。

接著回答的是Terri Smith Bresenham (Vice president of GE healthcare),GE healthcare是幫助醫院建立永續並符合成本經營的組織,在他們的經驗裡,基層診所與轉介醫院這個環節對於GHS扮演重要角色。例如:印度4每年有2M人有心臟病,但有很多案例是可避免的,一部份因為基層醫師太晚轉介而延誤治療,另一部份因為到大型醫院的路途太遙遠而錯失病發搶救時間。 其次,也提到GE Healthcare在印度的援助。許多印度女性高中畢業後,無法再繼續教育,因此該組織協助協助將她們訓練成醫護人員,不僅善用人力也讓印度女性有一技之長。最後,她提到都是75%醫療服務由女性醫護人員提供,想在此表揚並鼓勵女性醫護人員。

下一位是在美國生化武器及和武器部門工作的Dr. Elizabeth Cameron,她提到防範生化武器及傳染病最重要的就是國與國間資訊的流通及迅速的通報機制,加強國際合作正是GHS成敗的關鍵。另外她也提到,GSH成果的評量很重要,如何設置一套標準的評量系統,讓各國對目前自己的發展程度有所了解,才更好設立下一個目標改善。

 

Diah Saminarsih(Special Staff to Minister of Health of  Republic of Indonesia)在印尼的衛生醫療方面,領導階層女性仍算少數,但他強調女性絕對有媲美,甚至勝於男性的能力。尤其女性擅長溝通,在許多部門衝突時可以擔任很好的調解者。

最後一位講者為Jennifer Esposito,很特別的是它來自於電腦軟硬體公司Intel,她提到現在醫療與科技是一體的,先進的科技可以大大幫住醫療體系。他也提到公司的困難點,就是無法標準化提供一樣的軟體,而必須由符合各國各國醫療需求的方向去設計,這就必須先了解各國醫療體系後,才能設計出一套長期適用於該國的醫療用軟體。

最後還特別邀請GHSA執行最成功的國家之一的烏干達衛生部長Jane Aceng,分享烏干達如何遵照GHSA及IHR來改善國內醫療環境,透過立法以及政府民間合作,烏干達在醫療人力訓練上、疾病預防上、疫苗接種上、疾病通報上都有顯著進展。

成功改善國內資源人力整合的例子很多,可見GHSA的成效。如Côte d’Ivoire’s Guiglo 地區,由該區的水源森林局長設立長達八個月的工作坊,要求該國重要人士包含衛生局局長、環保局局長、醫療專業人士…參與,以建立良好的跨部門傳染病防範系統。另外,GHSA的成效在剛果也很好,2014年伊波拉再次肆虐剛果時,經過上次大爆發,剛果疾管局已經在WHO援助下展開長達五年的伊波拉預防訓練,那次爆發案例成功地壓在66例。不過GSHA也仍有努力的空間,巴基斯坦的疫苗傳送人員,因為疫苗市場利益糾葛,常常在遞送途中就被刺殺。

整體而言,這次會議保持著樂觀態度繼續著手各國GHSA的執行,並且藉由分享女權提升的例子以及宣傳為女性領導者設計的工作坊,來鼓勵更多女性積極爭取於領導階層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