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暘泰(中國醫學LORA)

【前言】

紅絲帶的L代表愛,藉由紅絲帶,將彼此的愛綁在一起,以代表血、激情、忿怒及愛的紅色,將大家緊緊繫在一起。

而此紅絲帶,正是目前關注愛滋病的國際性標誌。愛滋病(AIDS),自1982年起被正式定名,曾被冠以「絕症」之名,深受大眾恐懼,並將之視為洪水猛獸;直至1995年,台裔美籍科學家何大一發明雞尾酒療法,大幅降低愛滋病死亡率,但愛滋病的污名化,並沒有馬上因此而好轉。

繫緊紅絲帶,代表支持愛滋病患的人權,並且關注愛滋這個議題。愛滋是個複雜的議題,常常被大眾直接聯想到性生活、同志等主題,同時加以汙名化。而為一項事物去汙名化,最好的辦法就是去深入了解它的本質,並且理解其背後的邏輯脈絡。在本文中,我們將先介紹著名的愛滋相關電影-費城(Philadelphia),再將焦點放入愛滋病的本身病理與相關的科學數據。

【在費城為平等而戰】

未命名費城(Philadelphia)電影,圖片來源

「這法庭內的每個人其實都在想性取向,想你想我想他是什麼性向,這案子不單是關於愛滋病對吧?是大家對於同性戀的憎恨、對同性戀恐懼,而那種憎恨恐懼演化成解僱某個同性戀者。」喬質問。

「 法庭內無關膚色、種族、性傾向,有的只有公正、公平。」法官嚴肅回答。

「可我們不只活在法庭。」喬回應。

安格魯和喬都是在美國費城工作的優秀律師。而其中安格魯為同性戀者,並且身患愛滋病。事務所的老闆知情後,便以他丟失文件為藉口,開除他。安德魯尋遍其他律師,無人願意幫他興訟,而最後他找上一位律師朋友-喬。一開始,喬對安格魯並不友善,但在妻子的責罵和被安格魯所感動下,最終接受了委託。

在訴訟的過程中,即便安格魯的健康持續惡化,即便面對人權、大眾眼光、歧視等複雜議題,他們仍然堅持下去,而最終打贏了訴訟。

以上劇情,為美國於1993年上映的一部關於愛滋人權的電影,名為費城( Philadelphia)。由真人真事所改編。這部電影的兩位主角湯姆·漢克、丹佐·華盛頓以極其細膩的演技展現出角色心中的各自糾結。筆者在此就不在贅述,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觀賞這部電影。

但話說回來,究竟什麼是愛滋病呢?大家為何而恐懼呢?

【愛滋病小簡介】

愛滋病(AIDS)的全名為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是由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此種反轉錄病毒所導致的。值得注意的一點是,HIV十分脆弱,在空氣中幾分鐘內便會死亡,因此之後會介紹到的傳播方式,都是在封閉的環境中,如血液、陰道或直腸等。

【HIV感染方式的不同?】

愛滋病的感染可分為三大項:

(一)性行為傳染
與HIV感染者發生無保護性(未全程正確使用保險套)之口腔、肛門、陰道等方式性交。

(二)血液傳染
1.與感染HIV之靜脈藥品使用者共用注射針頭、針筒、稀釋液。
2.使用或接觸被HIV污染的血液、血液製劑,如輸血、針扎、共用刮鬍刀、刺青、穿耳洞等。
3.接受HIV感染者之器官移植。

(三)母子垂直感染:嬰兒會被已感染病毒的母親在妊娠期、生產期、或因授乳而感染。

(以上摘自台灣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資料)

【同性戀與異性戀感染HIV的機率不同?】

一開始在美國發現愛滋病,誤以為這個疾病只會發病於同志,但隨著異性戀的病例出現,便證明了此假設不正確。但我們仍然可以從純科學的數據上,來分析同性戀與異性戀感染愛滋的機率是否不同。

在感染方式的三大項中,性行為層面較有可能與性傾向的不同而感染愛滋的機率相關。那麼我們可以藉由研究各種與性相關的傳染途徑感染愛滋的機率,進而得到答案。

試看看來自美國疾病管制局(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的資料:

螢幕快照 2015-11-09 下午11.22.30

其中可發現,就肛交(anal intercourse)與陰莖-陰道性交(penile-vaginal intercourse)來看,肛交感染HIV的機率的確較高。以感染可能性較大的接受方(receptive)而言,肛交接受者為1.38%的感染率,而性交接受者則為0.08%。總共差了17倍。

因此,只看常見的性行為模式,男男性行為者的確會比異性性行為感染HIV的機率高,但這是不考慮其他社會因素下的結果,如戴保險套、性觀念等等。

【台灣實際感染HIV情況】

接下來的資料則是來自台灣衛福部的疾病管制局資料,為今年2015年9月份的愛滋月報。

未命名2

由表中可發現,同性性行為者得HIV的比率仍比異性性行為者高。根據過往資料,「男同性性行為感染人數和佔比不斷提高,從2011年到2014年增長74.73%, 遠遠超過同期的總感染人數增長率(33.3%)」。男同志感染HIV的機率有逐漸提高的傾向。雖然有想法認為:「同志較注重愛滋篩檢,因此衛福部得到通報數自然會比異性戀高。」但現在仍尚未有資料足以證明此事。

HIV感染者的危險因子在世界各國不同,而單看台灣的案例,同志性行為者感染HIV的機率的確較高,可能與肛交、陰莖-陰道性交之感染差異有關。同時,一些人將感染機率的差異連結到社會層面,認為性觀念不同等,導致同志受感染機率上升,但此說法亦沒有充足資料佐證。

【就讓疾病歸疾病吧】

日前,筆者於學校的課堂主題便與愛滋病相關。其中有同學質疑,HIV感染者有些是因自身生活「不檢點」,如濫用毒品、複雜的性生活等等,導致感染HIV,為什麼我們要特別照顧他們呢?聽到此觀點,筆者心中不禁唏噓。

的確這些生活上的選擇,都會導致感染愛滋的機率上升。但一旦將感染疾病的成因和疾病本身,作過度地連接,這個疾病便開始不單純,也就是汙名化的產生。

因此塵歸塵,土歸土,愛滋便是愛滋。沒有什麼可以延伸的空間,便是個單純的免疫缺乏的疾病。

愛滋在現代醫療下,已逐漸消弭了過去的「絕症」的印象。而筆者相信,大眾的認知體系會不斷地隨時間進化,隨著推廣「不要恐懼愛滋」這種觀念,慢慢地改變、日拱一卒地前進。總有一天,愛滋就只是愛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