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59995_781888055255577_7284638588245964957_n
【會友部採訪計畫】【不一樣的醫學生之路】
【劉昱亞學長專訪】
劉昱亞學長畢業於台大醫學系,於知名美商策略顧問公司Applied Predictive Technologies(APT)擔任商業顧問,曾於2014年加入柯文哲市長的競選團隊負責網路數據分析工作,目前,正朝生醫醫療電子創業的方向邁進。學長在大學時期就有豐富的研究履歷,搭配上醫學背景,究竟學長為什麼會走向商業顧問領域呢?又如何跳脫醫學生的舒適圈?

___
採訪/楊筑雅 林祐華 孟顯珍 劉宛昕 林伯禧 謝尚融
撰文/楊筑雅
編輯/黃碩焜
____
【踏入商業職場的契機】

學長大學時期因緣際會到歐洲,萌發出國交換的想法。在大四升大五那年,申請到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當交換學生一年,做一個quarter的醫學研究。出去交換的這一年當中,學長已經確定未來不會以臨床醫生為職場的方向,因此在回台灣後,實習之餘,學長也修了幾門商業、會計課程。在這些課程中,受到商業策略管理的思考模式吸引,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有機會涉足相關的領域。

【如何在醫師、學者與商業顧問之間做出決定?】

在這個課題上,學長提出了幾個問題:大學畢業之後可以找到甚麼樣的工作?所學的專業有沒有排他性?他認為:多數大學傳授的專業技能只是職場的根基,進入公司之後,很多東西要重新學過。因此不用受限於「念甚麼科系就要做甚麼工作」的觀念,重點是你有甚麼「skill」,在了解自己所擁有的技能後,開始想想自己有興趣的領域,並在做決定之前,盤點自己有甚麼資產、想想這條路可以帶給自己那些東西。

以自己為例,學長認為溝通能力、邏輯思考的能力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是一個醫學生的優勢。學長對「人」有興趣,但是不喜歡「疾病」。商業顧問就像是公司的醫生,在速食餐廳的行政辦公室裏要解決的問題,絕對不會比在醫院裡面治療病人還容易,所以他們需要有這些能力的人才。

學長當時猶豫於成為臨床醫師、念博士做研究、或是投入商業領域。然而,大五以後,各方面的歷練讓他漸漸發現,自己真正想要的目標是擁有對政府與企業的影響力,並希望可以藉由這樣的影響力,解決台灣的社會、經濟問題。

若當一個醫生,至少要熬20年,在醫界有一定地位之後,才有影響決策的能力;若做研究,基本上以學術的名望來發揮影響力,許多政策需要學者的背書,但實際上無法直接的影響決策,對手甚至可以藉由輿論瓦解你的公信力。商業與政治兩個方向成功機率較高,因為商業顧問可以在很年輕的時後便了解政府與企業的決策過程,如此能快速累積分析與解決問題的能力。盤點了自己的資產──成績、能力、資歷、人際後,學長決定往商業這條路發展。

【與家人的溝通】

然而,家人一開始相當擔心這樣的決定。學長說:大部分的人喜歡可以規劃、預期的道路,因為冒險有太多需要擔心的東西了。要說服家人讓你去冒險,首先就要讓他們看到你的「能力」與「信心」,建立自己的經歷和完成的事蹟,向他們展現自己做過哪些事情,另一方面讓他們對自己有信心,相信自己能夠從這些事情當中維持生活、甚至過得更好。和家人溝通也需要策略,就像和病人溝通一樣,需要循序漸進、慢慢說服。

【從醫學生涯中學到的東西】

身為醫學生,我們有許多機會學習其他科系不會注重的事情。除了對溝通、邏輯思考和解決問題能力的訓練之外,學長舉例:「要如何讓別人把你當自己人?」舉例來說:在醫院裡面,我們要如何稱呼護理人員?如何溝通讓病人接受你的失誤?這些都是很重要、也很有趣的課題。

更重要的是,在醫學生養成的過程中,我們必須摸索出自己的價值與信念:你對於公平正義、對於弱者的態度是什麼?醫療之中有太多價值的糾葛,需要知道自己信奉的標準在哪裡。醫院並不黑暗,黑暗的是人性,我們需要從這些人性之中找到自己可以接受的東西。這種價值辯駁也不是其他科系能夠強調與訓練的。

【從嘗試與勇氣之中建立自信】

學長說:商業顧問的領域在台灣的發展機會並不高,一年可以拿到顧問缺的人不到十個,好一點的職缺甚至少於六人。競爭太強、機率太低,再加上商業上的邏輯和醫療上的邏輯跟處事模式不完全互通;「有哪些公司有缺」、「如何建立人脈」、「需要培養哪些能力」等問題,商學院花了四年的時間研究,學長卻才剛起步,因此需要加倍努力去彌補這些差異。

為了強化商業的相關知識,學長在大六時報名了商學院辦給大一、大二學生的營隊,做為一個開端,除了先有初步的認識,也從中建立自信。在實習過程中,也回總區夜修「高科技產業趨勢與策略分析」和「賽局理論」這兩門課,並報名參加YEF創業競賽。

學長認為自信是一種跳脫,對自己有自信才會去表現。但是很多人連這樣的想法都不敢有,更別提想要付諸行動。一般人認為這麼做的風險很高,會放不下現有的東西或成果;不過,他說:「每個階段的成就對下一個階段來說,都是基礎,就像是敲門磚,在進入下一個階段之後,多半都要重新來過」,若是能保有這樣的想法,就不會覺得過去的訓練是不可拋棄的了。
另外有些人會認為,之前消耗的七年是很沉重的機會成本,但學長覺得,重點是要怎麼走到更好的地方去,而不是過去花費的時間與心力的多寡。用另一個譬喻來說,「你現在要不要接受治療,和你之前很健康並沒有關係」。

【從商業顧問轉向創業】

擔任顧問幾年後,學長加入柯文哲的競選團隊進行網路輿情資料分析,希望可以藉此發揮影響力。然而,此經歷讓學長發現:就像政治上真正有影響力的人是部會首長,公司裡真正有影響力的不是顧問,而是老闆。此後,他便積極投入創業一行。

學長有一個夢想:希望能找出台灣下一個可以活躍十年以上的產業,而且能讓全台灣人民擁有更好的生活水平。學長認為生醫電子領域是很有機會的,因為台灣在這塊領域的知識與人才較為足夠,且已經有一定的醫學基礎,也不需要像資訊產業一次投注大量資金、或像臨床藥物研發動輒就是十幾年。然而,雖然大家都知道產業需要轉型,但是方向該往哪裡走誰都說不準,唯有自己親身投入之後,才會更清楚該往哪個方向。

【面對挫折】

「在轉換跑道的這條路上,我其實沒什麼資格談挫折。」學長靦腆的笑道。挫折基本上都是來自工作,因為這個社會比原本想像的還要複雜很多,要試著調適不平衡感。第一次是進入公司後,發現公司與員工間,有太多的資訊不對等。第二次是公司為了延攬想要的人才,往往將夢想說得太美好,而現實談得太輕描淡寫。自己發現之後如何重新調整期待,以及重塑對於公司的認同,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另外是關於生涯發展的問題,關於一個人「該要如何到達自己想去的地方?」一條路走久了,如果發現不適合,勢必要轉換。對學長來說,想要改變與成長就是不斷地跨出舒適圈,這是眾所周知的事;然而,怎麼知道這次跳出了舒適圈,會因此離你要去的地方更靠近了一點呢?

學長覺得,迷迷糊糊地走也是可以,但是他希望生命走到盡頭之後,可以知道自己在每一段過程之中,「為什麼」會這麼做。

【給現在醫學生們的建議】
學長覺得大二、大三的我們,可以多多思考未來的方向,畢竟醫學系的環境比較封閉,相對缺乏機會去探索其他的可能性;又因醫學系未來的工作很穩定,醫學生更合理的沒有動機去追求其他出路。

到了大六、大七的時候,如果有機會,寒暑假時盡量爭取到不同的醫院實習,這樣才會知道問題在哪裡,比較不會過於封閉。面對未來,至少要知道不同場域的挑戰和考慮在哪裡工作。

學長建議身為醫學生的我們,要好好善用學生的身分,做不同的探索、詢問與嘗試,不要等到要畢業了才面對問題。「說穿了,醫學生少了危機意識。如果現在你不是讀醫學系,多半已經開始考慮並規劃未來的路該怎麼走,並在進公司之前、找工作的時候,積極了解公司;那為何現在你不需要先了解老師、了解醫院?」學長提醒我們:「積極」並沒有錯,有機會就跟著教授一起做研究、跟著老師看診,表現出自己的態度、主動踏出去,畢竟「讓人家認識你也是你的責任」啊!

醫生踏入別的領域最大的劣勢,就是自以為是、放不下身段。不知道外界在幹嘛,以為自己很聰明,只要有所接觸就能穩當操盤。

走一條不一樣的路很fancy,但是也很困難。先思考自己想追求什麼樣的人生。你用什麼東西衡量你未來的選擇:家庭?自由?財富?還是影響力?如果沒有辦法回答,那你不可能做出選擇。決定了之後,要仔細思考醫療這個產業可以帶給你的東西;如果你不走醫療,那有什麼替代的方案是你可以走的、並且帶給你想要的東西?知道自己的使命感,即使環境惡劣,依然知道自己存在的價值。

就像學長一開始所說,想改變台灣的醫療環境,只靠念醫學系當醫生在體制內努力不太可能,因為這是一個外部的問題,牽扯太多的政治與經濟。既然要走,就讓自己走得快樂一點:知道優點和缺點是什麼,然後將使命付諸實行。

103.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