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我死,我再重生!」

─泰國父母凍愛女遺腦 死後復生在未來是否可行?

生命的終點隨著科學與科技日益的進步,似乎一再地被拉長。以往致死的疾病也能被治癒,越來越多的藥品及器材使得人類得以延長壽命,以這樣的節奏下去,似乎連起死回生都非癡人夢話。

至少泰國一對癡心的父母是如此寄望的。

<今日美國報>報導了一名今年一月初因腦癌死亡的泰國小女孩愛絲(Eniz),其父母選擇將她的大腦冷凍於美國亞利桑那州保管庫裡,以等待未來復生的技術。目前亞洲尚未有人體冷凍設施,因此他們選擇花費八萬美金的代價,將愛女的遺腦寄託給美國阿爾科生命延續基金會(Alcor Life Extension Foundation)位於美國的設施。

愛絲不是唯一等待奇蹟降臨的案例。目前約有300人在各個設施接受人體冷凍, 愛絲則是阿爾科機構的第134名病患,不過她是其中年紀最小者,也因此是唯一一位無法親自口頭同意的病患。

1

 

愛絲的父母,皆持有電子工程博士學位,相信未來的技術會爆炸性的發展,而科學終將能戰勝死亡。他們倆位也打算死後將自己的遺體冷凍,希望在數十年後或數百年後能再一家團圓。為此,他們也積極的收藏關於愛絲和家庭裡的影片及照片,為了有朝一日能在未來把回憶和緣份延續下去。

在此前,愛絲本就是以一百年前人們無法想像的試管嬰兒技術所被帶來人間的生命。動過十二次手術,四十次化療和放射療法,但仍擁有堅強生命力的她,就算如此仍時常面帶微笑。甚至在動完割除腦瘤的手術後,還出醫生預料外的醒了過來。科學的進步在愛絲短暫的生命裡帶來了無數的奇蹟,誰能說她就不能獲得重生的奇蹟呢?

隨著冷凍技術及醫學技術的提升,生命的可能性似乎開始向無限延生。但接踵而來的,將會是道德與公衛問題。就算技術允許,我們是否該將這些被暫停時間的冷凍人復活?而這些新生的人類又該以何種身分自處?醒來的泰絲該算是泰國人還是美國人?甚至美國到時是否還會存在?

如同目前開始另已開發的國家煩惱的人口老化議題,醫學的進步帶來奇蹟與改變。但如沒有因應的措施與法律來處理因而連動的一些問題,親愛之人的美夢也很有可能變成將來社會的噩夢。

參考文章: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8218

撰寫by高醫後醫二年級 王思庸

       校稿by中山醫醫學系二年級 劉致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