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享】關於地溝油事件

整理by 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 二年級 郭柏序

校稿by 臺北醫學大學醫學系 一年級 莊舒安

3

何謂地溝油?

地溝油,又稱餿水油或坑渠油。是指從廢棄食物或殘渣中所提煉出的油,還包括萬年油(回鍋油)等廢棄食用油。1960年代前後,國內就曾有不肖商人引進日本生產的餿水油販售之新聞事件,而臺灣餿水油的煉製技術,主要由日本傳授。近年中國大陸和臺灣許多油品業者,將餐館飯店已使用過的廢棄油品回收,重新加工處理,原本的餿水油變食用油,引發社會關注。2010年,據中國專家估計,這種食用油佔全中國市場十分之一,當中不乏路邊攤販和高級餐館,用於製作各式食物,如油條、羊肉串、水煮魚、麻辣火鍋等等。消費者根本不知道烹煮這些食物的食油有毒。

 

如何生產地溝油?

不法之徒從餐廚垃圾坑渠內撈取狀似稀糊油膏狀物,經過濾、沉澱、加熱蒸發分離為成品餿水油,或將劣質、過期、腐敗了的動物皮、肉、內臟經過加工提煉生成油脂,部份流入食用油市場變身成為清亮的「食用油」,這些非法生產的油品一公斤成本僅0.3元。不法商人會以每公斤3元賣給餐館,相反地,普通食用油每公斤要價9元,食肆使用餿水油可省成本。

 

 

地溝油對健康的影響

有媒體推測餿水油可能含有黃曲霉毒素,而黃曲霉毒素毒性比砒霜強300倍,相當於國人將年吃300萬噸砒霜,這描述是有編造和誇大之嫌。據2011年CCTV《每周品質報告》的報導,中國大陸市場上的某些精加工餿水油已經可以通過食用油國家標準的檢測。這並不意味這些油的品質已符合食品安全要求,而是他們針對國標的檢測方式,在加工中使用了一些手段,其中依然含有危險成分。

 

發生在國外的地溝油事件

前幾年餿水油在大陸也發生問題,在大陸稱為地溝油。連北京全聚德的烤鴨滴下來的油,都被拿來做地溝油。

黃金的鴨油滴下來,北京全聚德的招牌烤鴨,竟然跟黑心地溝油也扯上邊,小販王某在2004年到2011年的七年之間,持續從北京的全聚德多家門店,收購鴨油和廢棄的油脂。大陸黑心商人,為了節省成本,在油品裡面混合多種廢棄油,最後販售給廠商和攤販。

2012年大陸警方在浙江地區,查獲地溝油提煉廠,逮捕一百多人。現場查扣滾燙大鍋,正熬煮著混合油,還摻雜各種動物內臟和外皮,不斷冒出惡臭。這些地溝油賣銷往浙江、江蘇、安徽,最遠還賣到重慶,生產地溝油的柳姓主嫌被判處無期徒刑,販售地溝油的兩人則被分別處以,有期徒刑15年和8年,另外併科罰金,大陸為遏止地溝油,檢方公訴最高可判處死刑,亂世用重典,杜絕黑心食品流竄。

 

餿水油事件影響消費表現?

餿水油事件愈演愈烈,是否衝擊國內消費、經濟表現?臺經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5日表示:「不會」,他指出,臺灣過去已經歷多次食安風暴,包括起雲劑、塑化劑、毒澱粉。每一次的事件,對臺灣消費力都未造成影響。餿水油事件僅只影響心理層面,消費者不會因此拒食相關產品,只是換個東西吃,「不買A產品,轉買B產品」,不至於造成明顯經濟衝擊。


地溝油的反思專欄(作者:唐湘龍)

(食藥署的檢驗錯了嗎?)

 

餿水油中槍企業1400多家。把名單稍微看一輪,不得了,我鐵定吃了不少。我第一,噁心。第二,憤怒。第三,急著想知道,到底有哪些後遺症。我想,妳也一樣。照食藥署(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的檢驗結果:「全統香豬油」成品「竟然」都過關。不只過關,坦白講,「全統香豬油」的「表現」好極了。這讓政、媒、輿論突然罵不下去,開始集體生悶氣。

一、它的「酸價」0.3,比「食用豬油」1.3毫克的容許值低很多。

二、被認為是油品致癌成分指標的「苯駢芘」0.7ppb,也比政府監測容許值2ppb低很多。我們的監測標準大多採用國際標。歐盟的容許量也是2ppb。就是說,「全統香豬就算出口歐洲,也會過關。」

三、更厲害的,它連重金屬都驗不出。黃麴毒素驗不出。總極性毒物驗不出。

四、「全統香豬油」品項叫豬油,但它連牛羊豬雞的動物性成分都驗不出。
以我對食安問題和食品科技的粗略了解,這玩意兒很厲害。連要說它是「劣質豬油」都有點害羞。

除非,它送驗的檢體有問題,被調包。或是,食藥署的設備有問題,驗不出來。簡單講,如果檢驗結果正確,那麼,如果你我根本不知道油源是餿水,就油論油,就數字論品質,就巿場論巿場,誰能說「全統香豬油」不好、不能用?

食藥署的檢驗結果讓我困惑三件事。一、眾怒難犯,人人皆曰可殺,殺了胡信德、郭烈成、強冠就算了,為何誠實公布,徒然招罵?食藥署挺理智的。二、如果檢驗結果正確,除非強冠知情餿水油,否則,以品質而言,強冠的GMP認証有什麼問題?三、這種事態,最無辜的當然是下游店家,不要說「疏於防範」,連食藥署檢驗都合格的原料,你要下游店家防什麼?怎麼防?

這種「眾人皆有感,無人敢說理」的事件一發生,有「兩控」一定進來亂。一種叫「政治控」,像蔡英文:「這件事一定要有人負起政治責任!」請問誰?是民進黨執政17年,食安一直出大包的屏東縣長嗎?或像柯文哲:「GMP已經破產!」我更好奇,換一張認證標章就不會再出事?這些「政治控」除了噴點政治口水,發言內容空洞無物,先罵先贏,連基本問題都弄不清楚。

還有一「控」,叫「情緒失控」。尤其是專業人士的情緒失控更令人失望。除了臺中東海教授蘇正德之外,許多學者專家、消保團體都是「打蛇隨棍上」式的情緒發言,投媒體消費之所好,跟著受驚民眾一鼻孔出氣,完全失去就事論事空間。

食藥安全以檢驗和效果為行政管理和法律約束的全部基礎不是嗎?如果檢驗結果就是過關,我除了佩服業者厲害之外,我不知道如何重罰?「全統香豬油」如果不是惡意加入餿水原料油,一個食藥署檢驗合格的油品,連「受害者」都很難定義。因此,眼前重要的,是確認食藥署檢驗的可靠度。學者專家或消保團體除了每天配合媒體表演「慣性痛批」之外,沒有更科學的態度嗎?

每次出了事,各種陳腔濫調的意見就搬出來再唸一遍。對「亡羊補牢」毫無助益。蔡英文當過副院長,2016鐵定二度挑戰大位,柯文哲是臺大名醫。我請問:現在全國食管人力連臨時聘雇500人左右。絕大部份人力在地方。食管稽查人員三年流動率幾乎百分之百,簡單講,根本沒人要做。稽查人員如果不循私舞弊,爆肝稽查,平均7年半才有機會把各廠查一遍,請問怎麼辦?

再問:健保每年預算近兆,但94%都被醫療拿走,公衛只佔不到4%;衛福部一年預算500億,食藥署的佔比也不到5%。該怎麼辦?臺灣公衛、食安的支出比是極落後國家水平。如果認為食藥署油品檢驗項目不夠,那就拿出專業來,要加檢什麼?一樣一樣講清楚,反式脂肪、自由基……都可以。而且,所有油品都適用。

這件事,有兩個環節是非常重要的。一是製程的技術性:強冠如何把極髒的餿水,製成足可販售的油品;二是檢驗的精確性:食藥署是否善盡了把關者的責任,對一個非自然且逆向生產的油品做夠做好了檢驗?長期放任「政治控」、「情緒失控」主導公共議題,每天只會表演「失望」、「痛批」,讓社會輿論越來越沒深度。也讓多數無辜業者付出不成比例的代價。

 

文章來源: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9C%B0%E6%B2%9F%E6%B2%B9

http://news.cts.com.tw/cts/international/201409/201409041495559.html#.VBxkISuSwos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40905/397857.htm

http://tw.mobi.yahoo.com/blogs/?key=tw%3Adata%3Ablogpost%3A401af10d-3ed6-3559-9a87-650756a42c40&site=news&ctg=featured